v79ls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進化之超越星辰-01607 補完篇 重拾信念(一)熱推-enrgb

進化之超越星辰
小說推薦進化之超越星辰
人可以无惧罪恶,有信仰,有坚守,但人最害怕的就是与现实的鸡毛蒜皮纠缠不清。你期待一个人有思想,有觉悟,前提就要把他从这种困境中解脱出来。
——苏澈《黄金时代》
苏晚霞没见过那个女人。
他跟着母亲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住下来之后只是断断续续的从母亲的口中了解到了一点点。她好像叫王刚诞,一个听起来非常奇怪的名字。
就像苏晚霞自己的名字一样。
苏晚霞的父亲苏澈和他解释过,你出生在傍晚时分,原本是乌云密布,结果就在你降生的那一刻,云开雾散,好大一片晚霞从山那边绽放开来,把整个天空都染成了红色,红的像火,让人生畏。
过去苏晚霞一直不理解苏澈为什么会在最后流露出惊恐。
他原本是笑着说的,可说道那晚霞像火,红的令人生畏的时候,他害怕极了。
直到后来苏晚霞才明白……那个苏晚霞父亲最爱的女人就是消失在那样一片火红色中的,身体被彻底摧毁,同时被毁灭的还有苏澈对这个世界的留恋。
少年时代,苏晚霞被苏澈送走了。
在那个院子里,苏晚霞一直在想,父亲是不是只是把他和母亲作为某种精神寄托?
所以他一开始是对王刚诞怀恨在心的。
因为她分明不在了,却好像又什么一直都在,一直在抢夺着原本属于苏晚霞和他母亲的那份来自苏澈的爱。
直到后来……
在母亲临终前,苏晚霞才终于明白。
所有这一切都是苏澈的有意为之,他必须保护好苏晚霞,但代价就是一苏晚霞的一整个童年。听到这样的真相的时候苏晚霞还是很难以接受。他想象不到到底是怎样的危险让苏澈选择把自己心爱的女人和孩子送到他处,甚至还又娶了一个他根本不爱,还有可能随时杀了他的女人。和那样的人睡在一个床上的时候,苏澈在想些什么呢?
父与子的再次重逢是在苏晚霞二十岁的时候。
極武劍神
苏晚霞母亲葬礼上都没有见到的那个男人印象里不应该那么憔悴。他现在可是当红的大作家,又是苏家的掌舵人,坐拥亿万资产和美女环绕,可他却好像一点也不开心。
……
相约上午十点见面。
可苏晚霞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
望着夕阳西下,一直等候在约定地点的苏澈并没有责怪苏晚霞,相反他指着夕阳笑着说:“看,晚霞,你出生的时候,景色比这还要美得多。”
听他的语气,就好像父子之间从没有任何嫌隙,他们只是有日子没见了而已。
一直在想着,自己或许见到了他就会把压抑了近十年的情绪爆发出来的苏晚霞微微愣神,随后笑着坐在了父亲的对面,他也看向西山的方向。
镇子很宁静,茶社的老板娘和她养的十几只猫都睡着了。
空气里飘荡着薄荷草的清香,让人心神宁静。
“下个月,我准备去申请星瀚国际航空航天局的培养基金,然后拿着这笔钱去读航空航天学,将来打算当个宇航员,以后……想见面的话可能会很困难。”苏晚霞向苏澈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苏澈微微一怔,随后欣慰的说道:“好,好,好。”
他连说了三个好,眼眶发热,眸子晶亮,跟着轻声一叹:“你母亲去世的时候,我躺在医院里,他们怕我知道这事会影响我的治疗,所以一直瞒着我……还好我活下来了,以后你要是没空,每年清明的时候,我会负责去看她。”
苏晚霞闻言一震,他看向苏澈。
庶女嫡妃
这个养尊处优的男人之所以看起来这样的憔悴就是因为他曾经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吗?
短暂的震惊后,苏晚霞没有询问苏澈是怎样的伤势,他默默的点了点头。
接下来苏澈又说道:“往后啊,我们不用再这么躲着彼此了,你要是有时间,可以回苏家来住些日子,房间都给你留着,你姑姑们也很想你。”
说起那两位姑姑,苏晚霞原本很镇定的内心突然一下子变得脆弱起来。
还记得那是苏晚霞刚记事的时候,也是苏晚霞第一次作为苏澈儿子遭遇那些人的袭击的时候。苏晚霞的姑姑苏澜为了保护他,身体被重度烧伤。虽然凭苏家的实力,苏澜很快就会恢复如初,可那种刻骨铭心的痛苦却不是轻易可以被治愈的。
“她们……还好吗?”
“你问的是你苏澜姑姑,还是你苏然姑姑?”苏澈笑着问道。
苏晚霞微微一笑:“明知故问,我当然是问她们俩了。”
苏澈哈哈一笑,他并不觉得这是一句废话。就像那句经典的句子……门前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也是枣树。
“她们都好,都好,就是你苏澜姑姑前不久离婚了,现在带着孩子去西藏感受大自然去了,让人有点担心啊。”
除了我你還能愛誰 四葉鈴蘭
“啊?苏澜姑姑她?她什么时候结的婚?又是什么时候有的孩子啊?这……这现在又离婚了?”苏晚霞感觉自己像是喝断片了,一觉醒来十年过去,他错过了很多大事。
苏澈有些歉疚的说道:“不告诉你这些事是我的意思,就这你苏澜姑姑一直埋怨着我……可当时苏家上下都危机重重,他们不撒手,我根本不敢去打扰你们母子……不过现在这些事都可以说给你听了。”
苏晚霞了然,不过还是觉得有些不高兴。
毕竟只是一个消息而已,难道说连高速自己苏澜姑姑已经结婚也会给他们母子招来杀身之祸?
“那……苏澜姑姑的丈夫,是个什么样的人?”
“其实你认识他,他叫张羡安,比你苏澜姑姑大了近二十岁呢。”
“啊?!谁?张羡安?!!!张叔叔怎么会?”苏澈惊了个呆,他原以为苏澜姑姑会找一个像苏澈这样文艺帅气的男人,却没想到她居然会嫁给一个浑身铜臭气的商人,而且……还是张羡安这种……额……老男人?
苏澈也不禁苦笑,他说道:“其实当年苏澜告诉我,她准备嫁给张羡安那家伙的时候,我是极力反对的……那种心思难测的人,肯定是用了什么见不得光的法子把你苏澜姑姑骗了,结果谁曾想……从小到大都最听我话的苏澜居然说……如果不让她嫁给张羡安,那她就永远不再见我……见她态度如此坚决,我也只好顺了她的意思,只不过……在她婚礼当天,我没去……不是不想祝福她,而是接受不了张羡安当众亲吻我妹妹的那个画面,哎!想想就可怕!”
苏晚霞默默听完这一段话,跟着也苦笑起来:“那后来……他们怎么又离婚了?”
“这件事我也挺纳闷的……在我看来,苏澜虽然嫁给了一个我们苏家人都不太喜欢的男人,可只要她能幸福,就是最好的结果……而且通过我的观察,他们夫妻俩也确实挺恩爱的,而且经常一起出去旅游……直到……他们有了孩子。”
“有孩子?不好吗?”苏晚霞有点想不明白了,他又追问道:“对了,男孩女孩啊?”
“女孩,叫张文琪,非常漂亮的孩子,小时候那双眼睛就像蓝宝石一样。”苏澈说着还拿出了张文琪的照片给苏晚霞看了。
苏晚霞瞧了一眼就觉得十分惊艳,只不过……他更加想不通为什么苏澜和张羡安会离婚了。
“他们俩是悄悄办理的离婚手续,而且直到苏澜去了西藏,张羡安才托人送来苏澜的东西,我们才知道他们已经分居有半年了。”苏澈说完咳嗽了一声:“哎……其实我个人也不是多么讨厌张羡安,这人看着轻浮,其实还是靠得住的,只是……哎……不说了。”
狼少請溫柔
苏晚霞也陷入了沉默,他突然有了个大胆的决定。
“那我能去西藏找苏澜姑姑吗?”苏晚霞问道。
苏澈想了一下后:“可以是可以,可你苏澜姑姑前阵子抵达布达拉宫之后就主动断了与我们的联系,现在我的人还在找她的下落,在找到她之前,你去西藏也是大海捞针啊。”
苏晚霞点点头,不过他心里已经决定了,今天见过了苏澈后他就动身往西藏去。
流氓新娘
这种迫不及待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那苏然姑姑呢?她是不是也已经结婚了?”
苏澈却摇摇头:“没有,你苏然姑姑还是一个人,平时就呆在实验总部那边,基本不和人接触。”
“哎?苏然姑姑以前不是……”苏晚霞犹豫了一下后才继续说道:“我听苏澜姑姑说过,苏然姑姑她以前不是有过一个喜欢的人吗?”
“你说的是那个躲到望野生态区不敢露面的姓闫的胆小鬼?”
苏晚霞闻言一呆:“你知道他啊?”
苏澈冷笑一声:“都把你苏然姑姑逼到那种程度了,我怎么会不知道他是谁呢?只可惜……你苏然姑姑到最后也还护着他,不然我铁定要废了那小子。”
苏晚霞眼皮急跳,其实说起来……他是见过苏澈口中那个姓闫的小子的。
他的全名叫闫浩铭,在认识苏然之前只是个寂寂无名的社会闲散人士。可自从苏然在望野生态区与他相遇之后,两人就莫名其妙的擦出了爱的火花,甚至苏然还说要嫁给他。
这件事起初只有年幼的苏澈和苏澜知道,可后来……当闫浩铭得知苏然是苏氏企业的“当家花旦”级别的人物后,他就莫名的选择的退出这段感情,甚至躲起来不让苏然找到自己。
情场失意,好胜心却极强的苏然从那之后就把自己封闭起来了,除了工作,其他都是次要的。
“那看来……她们过的也不是很好吗。”苏晚霞苦笑道。
苏澈也挺无奈的。
“世事难料……”苏澈说完后问苏晚霞:“有没有想过回到家族中来?”
苏晚霞闻言略微惊讶:“你希望我回去?”
苏澈微笑点头:“事情已经告一段落,咱们父子俩没必要再这么演下去了。”
苏晚霞却犹豫了,他沉默了一会问道:“这些年,我也听妈和我说了,想要对我们苏家的不利的并不是某一个或者某一群人,而是一个层级的人,是吗?”
苏澈点点头:“我们苏家碰了人家的蛋糕,遭人嫌弃,甚至被人针对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那么……也就意味着,如果不能彻底的胜利,所有这些暂时的胜利都只是缓和对吗?”苏晚霞问了一个让苏澈比较难回答的问题。
苏澈深吸一口气,望着已经逐渐暗下去的天色道:“你看,太阳快要下山了,但大家似乎一点也不担心,也不害怕,这是为什么?”
苏晚霞立马回答道:“因为明早太阳还会照常升起。”
“对,因为明早太阳会照常升起……可你听过这样一个故事没有?”
“嗯?”
“说,有一个旅者来到一个奇怪的国家,在这个国家里,所有人的忙碌都为了建造一座通天的高塔,那座塔非常非常高,旅者站在很远的地方也根本看不见那座高塔延伸到什么高度去了,于是他就很好奇,为什么这个国家要建造高塔,可栽种谷物的农民只知道要种地,粮食一分部留下,剩下的交上去给工人们吃,工厂里生产砖头的女工说她只负责把泥土倒进坯子,烧成砖头就有一口饭吃,运送砖头去高塔更高处的那些人最开始一个月回来一次,后来需要一年,两年,甚至十年才能完成一次运输,可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建造高塔,只猜测这个世界可能需要它,也有人说,不去建高塔就会被国王的卫队抓走判刑,所以世世代代,居住在这里的人就只知道一件事,建造高塔,至于为什么建造,高塔用来做什么,什么时候结束,都没有定论……”
苏澈停顿了一下,他喝了口茶问道:“你听说过这个故事吗?”
苏晚霞想了想:“好像……我很小的时候,有个苏家的长辈和我说过这个故事,但我印象不深,只大概记得……后来塔倒了是吗?”
“对,旅者的人生信条就是到处旅行,但这一天,旅者在镇子上寻访塔的秘密的时候,一个年轻人找到了他,他希望旅者带他离开,旅者便问他,你为什么要走?为什么不和他们一样留在这里建造高塔?他就说,我也不知道,但我觉得我的人生意义本不该如此……所以,请带我走吧……”
“唔,那旅者带他离开了吗?”
“不,旅者拒绝了他,他说他是旅行者,不会告发这个年轻人想逃走的事情,但也不会帮助他离开,只说如果找不到答案,那就写成一本没有结尾的故事,然后他就会离开,年轻人失望的走了。到了旅者来到这个国家的第二个月,也就是旅者故事写完准备要走的时候,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惊动了整个国家,塔倒了。”
苏晚霞听到这里眼皮急跳,因为他几乎可以想象那样高的高塔倒塌下来时将会是怎样的一副末日景象。
“塔倒下的时候,惊天动地,这个国家里的男人、女人、老人、孩子、鸡、狗死了无数,昏天黑日,见不到一丝光亮……可让旅者更为惊奇的是,当一切平息之后,人们却在欢呼,国王甚至骄傲的说,我们可以在新的地方再建一座高塔,那时候旅者明白了,这座高塔唯一的存在意义就是被建造和倒下,它是这个国家所有国民的人生意义,它被建造起来,倒下了,再建,总之塔必须存在。”故事到这里基本上就算说完了,苏澈喝着茶笑道:“我第一次看到这个故事的时候觉得很可笑,但笑完了就觉得背脊生寒……”
苏晚霞没有那么多复杂的想法,他只觉得这样做很愚蠢,更对那些民众的欢呼感到一丝丝的悲凉和许多的诧异。
“现在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是这样生活的?又有多少人在建造高塔?”苏澈轻声一叹:“我希望你回到家族中来,一半是因为你长大了,也该回家了,另一半是,苏家需要继承者,我去世以后,需要一个靠得住的人来掌舵。”
苏晚霞闻言内心惊颤,他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那感觉就像是一位布衣天子突然被宣召回宫继承江山社稷一样。
似乎根本没人在乎苏晚霞的感受。
不过苏晚霞早已不是十年前那个特别自我的人了。尤其是在母亲去世之前的那几天,看着脸色惨白的母亲,听着她一遍一遍的说着:“你父亲是个可怜的人,他几乎是在和全世界作对,却没有人能帮他……原本我可以留下的,但他却给了我一个没办法拒绝的理由……我要看着你健康的长大……只可惜,我好像做的并不好……”
逆世邪尊
那几天,苏晚霞几乎每日以泪洗面,他不吃不喝的守在母亲床边,一直守到她离开人世,一直守到她入土为安。
“我觉得……以现在的状态继续维持下去也挺好的。”苏晚霞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苏澈微微一怔:“你不想回家?”
苏晚霞苦涩一笑:“想,从离开家门的第一天以及那之后的每一天,我都想回家……可现在我发现,如果不回家可以把这个家守护的更好,那就不回家了吧。”
苏澈闻言默默的看了儿子一眼,他笑着点了点头:“好,好,好。”
……
与父亲告别后,苏晚霞悄悄回到了自己的临时住所并开始准备前往西藏的事宜。一如当年苏澈孤身进藏采访一样,苏晚霞没有带上太多的东西,甚至连回去的机票都没有提前准备。因为他不知道这一趟要去多久,还能不能安全的回来。
这些年,苏晚霞一直过得很委屈,一方面是母亲的约束,另一方面也是苏晚霞自己知道外头很危险,一旦暴露了他的行踪就有可能招来杀身之祸。
抵达拉萨的时候,苏晚霞刚下飞机就觉得头脑一阵晕眩。
他当时就心里一颤,暗忖:‘不会吧?高原反应?’
正当苏晚霞下意识的想要抓住什么的时候,一个比他瘦弱许多的女孩走过来扶住了他,并且拿出一瓶药,拧开倒出一粒塞进了苏晚霞嘴里。
那冰凉的小手与苏晚霞的嘴唇接触的时候,苏晚霞下意识的以为有人要害他。
可当他看清那女孩的样貌时,他愣住了。
跟着脱口一个“妈”字就喊了出来。
女孩也愣住了,随后笑着道:“喂,清醒点啊大个子,乖乖把药吃了,你很快就会适应这里了。”
苏晚霞照做了。
那药物的效果出奇的好,前一秒还晕头转向要晕倒的苏晚霞,下一秒就重新变得生龙活虎起来。看着女孩远去的背影,苏晚霞急忙追上去:“喂,等等。”
女孩没有停下,而是带着一抹神秘的微笑继续往前走。
苏晚霞紧追不舍,一直追到追站口的时候才追上。
分明是个看起来很瘦小的姑娘,以苏晚霞的步伐别说跑了,只要大踏步往前走应该就可以很快追上才对。然而事实是,这姑娘可比他想象中走的快得多了。
“喂!喂!!”苏晚霞终于拦住了那姑娘。
姑娘皱着眉头,不悦的说道:“谁叫喂啊,一直紧追不舍的,我还以为你要拦路抢劫呢。”
苏晚霞挺尴尬的,他大口喘着气,缓了缓之后笑着道:“不是,你也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呀,我总不能看着我的救命恩人就这么走掉呀。”
“我?我叫薛佳念。”姑娘很大方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薛佳念?”苏晚霞愣住了。
薛佳念反问道:“你认识我?”
苏晚霞茫然的摇摇头,不过看着姑娘的模样还真是有几分神似苏晚霞已经过世的母亲,而且……她们的姓氏也是一样的。
于是苏晚霞不由自主的想到,难道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这姑娘就是老妈安排到我身边的?
胡思乱想的苏晚霞没注意到的是人家姑娘已经开始警惕他了。
“喂,你呢?你叫什么名字啊?大个子。”
“我叫苏……苏……苏苏。”苏晚霞刚要说自己的真名,但转念一想,还是说了个假名字。
结果立马惹来姑娘的嫌弃:“噫!!你一个大男人叫苏苏?不觉得很尴尬吗?”
苏晚霞确实很尴尬,他脑袋刚才当机了,居然想出这么个奇怪的名字。
“我也不想啊,可这是我老爹给我取的名字,我也只能认了。”
“唔,那看来叔叔是想要女孩子啊。”薛佳念调笑了一句。
苏晚霞嘿嘿笑了笑:“可能是吧。”
“唔,那行了,我呢就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性格,再说了,一颗治疗高原反应的应急药物而已,不值几个钱,你说声谢谢咱们就两清了。”薛佳念似乎并不打算和苏晚霞有过多的交集。
苏晚霞也觉得自己有些莽撞了,他其实还想和薛佳念再聊聊,但那样确实会显得很奇怪,便点点头,诚恳的一鞠躬道:“嗯!谢谢你!”
薛佳念吓了一跳:“喂!你干嘛呀!大庭广众向我鞠躬!搞的大家都在看呢!哎呀真是的!好了好了!我还有事情要做,就不请你吃饭了啊,拜拜。”
说完薛佳念风一样的溜走了。
剩下苏晚霞一个人杵在原地,他一直看着薛佳念离去的背影,下意识的摸了摸左手戴的那枚玉石戒指,然后笑意用上唇角:“妈,我好像恋爱了。”
……
从拉萨机场出来后苏晚霞就直接坐上无人班车前往布达拉宫。
虽然现在交通极为方便,可苏晚霞还是头一次一个人外出旅行,当然要先把拉萨的地表建筑看一看。
在布达拉宫外有不少游客在拍照留念。
苏晚霞是自己一个人来的,虽然身上的设备支持他进行360度无死角的多种姿势摆拍,可他却只是凝望着布达拉宫,感受着这座松赞干布送给尺尊公主和文成公主的人间奇迹。
在西藏,高原的每一处景象都会让人心生仰望。
而这座屹立近五百年的宏伟建筑无疑更是给人类的整体形象平添了一份耀眼的光彩。
盯着布达拉宫看了一个多钟头后,苏晚霞并没有打算立即进去参拜,事实上就他个人而言,他并没有什么明确的信仰,所以也就没打算去转动那些在岁月长河中不知被多少人触碰过的经筒。苏晚霞决定先去找个地方住下来,然后吃点东西,跟着就准备凭一己之力去寻找姑姑的下落。
找旅店在这个时代早不是什么复杂的事情,尤其是司南2号上线后,很多大城市都已经搭建好了一个完整的信息网络结构,只要你按照需求去搜索,就没有你找不到的东西。然而……
几个小时过后,苏晚霞却发现在布达拉宫附近的酒店全都客满,唯一能去的就是一家民宿。
似乎是药效过了的缘故,苏晚霞实在累得不行,他想躺下,好好睡一觉,明早再说。
来到民宿的时候,苏晚霞发现这家民宿的老板并不是本地人,而是江苏人。
他很热情,甚至在得知苏晚霞祖籍山东后还热情的招呼他吃了一顿免费的大餐。吃饱喝足,苏晚霞便倒在床上一觉不醒。
第二天醒来时,苏晚霞发现房门是敞开的。
他挠着头出门询问老板:“昨天我是不是喝醉了?怎么门是开着的?”
老板却诧异的看着苏晚霞道:“哎?刚才那女孩不是你女朋友吗?我看她拿着你的身份证就让她进去了……哎哟!坏了!怕是遇到小偷了!”
苏晚霞愣住了:“啊?”
两人匆忙赶往房间。果然……苏晚霞的随身携带的包和旅行箱都不见了。
老板大概是觉得很抱歉吧,立即安慰苏晚霞说一切损失他来承担,同时报了警。苏晚霞也挺无语的,这才来了第一天就碰到光天化日偷东西的?
话说回来,他的身份证件怎么会落在那个贼手上呢?
警察很快来了。
通过调取视频资料,苏晚霞发现堂而皇之走进他物资拿走东西的女孩穿着长袖的外套,带着兜帽,刘海遮住了大半张脸,根本看不清楚长什么模样。
但苏晚霞却觉得有些眼熟。
警察询问苏晚霞认识这姑娘吗?
苏晚霞摇头。
然后警察又问了一些与丢失财物特征有关的细节,然后留了苏晚霞的电话就离开了,说是有消息就通知他。
而店老板为表歉意,不但免了苏晚霞的房费,还承诺苏晚霞在拉萨这段时间的吃喝住行他全包了。
苏晚霞也不想占他便宜,毕竟通常来说谁会有那么大的戒心防备一个女孩子呢,更何况她当时确实拿着苏晚霞的身份证。
苏晚霞便说道:“钱都在我信用ID里,我该付的照付,只是我对拉萨不太熟悉,又是来找一个人的,能不能麻烦老板你帮帮忙?”
老板也热情,立即想到一个人:“朗日木托!”
“谁?”
“曾在我这里住过一段时间的一个神人,不过其他房客都说他是个怪人,可我却觉得他是非常有本事的,而且之前也帮别人找过人,所以我觉得你找他应该能帮上忙。”
苏晚霞惊讶道:“既然是客人的话,那他现在住在哪里?还在拉萨吗?”
“在的在的,朗日木托是年初时住进来的,后来客人们都说他晚上会到处乱走很吓人,他就主动退了房间搬到拉萨城郊的老房子里去了,当时是我给他送去的,记得很清楚呢,他付了一年的租金,应该还在那里。”老板说着就拿起电话通知了民宿里的店伙计,拜托他将苏晚霞送过去。
苏晚霞也没有拒绝,道了谢就直奔拉萨城郊。
路上店伙计提醒苏晚霞道:“朗日木托那个老头怪的很,不但预言很灵验,找人也有本事,就是偶尔会说别人坏话,然后那个人肯定会倒霉,所以你见到他之后可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言辞,别让他生气,不然你说不定会拉肚子拉到住医院呢。”
店伙计说着还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独自。
苏晚霞暗自偷笑,看来这个店伙计应该是吃过苦头的。不过苏晚霞却对这个朗日木托老人更加好奇起来,他看着身后的城市建筑逐渐远去,两边的街道上的行人也逐渐变少,内心多少有些担心起来。
到地方后,店伙计说道:“我还有一车货要送,等送完了就回来接你。”
苏晚霞却道:“没关系的,你先忙你的,如果需要的话,我会联系你的。”
“嗯,那你一定注意哦,别让他对你说坏话哦。”店伙计开车离开了。
看着敞开的房门,苏晚霞有些犹豫,随后壮着胆子上前问道:“请问,朗日木托老人在家吗?”
屋子里静悄悄的,看样子是没人。
但就在苏晚霞转身的时候,一张干瘦的好似骷髅般的脸庞出现在了苏晚霞面前。
苏晚霞顿时惊叫着跳了起来。
他吓坏了。
那干瘦面孔皱眉道:“你找我有事吗?”
苏晚霞惊魂未定的扶着墙问道:“您就是朗日木托老人?”
朗日木托点点头:“是的,你找我有事吗?”
苏晚霞嘴角抽搐,心说还真是个怪人,这幸亏是白天,要是神野的话怕不得被吓死。
“嗯,我听一个朋友说您在找人这方面有些办法,所以想着来拜访您一下,希望您能帮帮我找一个人。”苏晚霞开门见山的说道。
朗日木托盯着苏晚霞上下打量了一阵后便往屋子里走去,经过苏晚霞身边时说道:“最近运气很差吧,东西都丢了。”
苏晚霞惊讶的看着朗日木托:“哎?您怎么会知道的?”
正当苏晚霞心中感叹这是个神人的时候。
朗日木托咧开嘴笑道:“你住宿的地方,那个小胖子都告诉我了。”
苏晚霞顿时一脸阴云……刚刚泛起的一点崇拜被浇熄了。
“进来坐吧。”朗日木托将屋内的灯打开。
苏晚霞缓步走进房间,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尊尊奇怪的泥塑雕像,还有满墙的古怪符号。朗日木托注意到了苏晚霞的好奇,他解释道:“一点个人爱好,请自便。”
苏晚霞点点头,心说:‘没想到这老人家还是个搞艺术的?!’
在房间唯一干净利索的位子上坐下后,朗日木托拿了一壶酥油茶回来道:“说吧,你想找谁。”
苏晚霞闻言略微惊异的看着朗日木托老人,大概是觉得这位老人似乎胸有成竹,便说道:“我想找我的姑姑,她叫苏澜,也来自沿海平原地区,是个个头差不多一米六五左右的,很漂亮的女人。”
朗日木托认真听完,然后反问道:“你为什么不直接报警呢?有天眼通,又有这么明确的信息比对,很快就能找到她吧?”
苏晚霞心下吐槽:‘我当然想到了……可这又不是找失踪人口,劳烦人民警察也太兴师动众了。’
于是苏晚霞便解释道:“事情是这样的,其实我不是担心姑姑失踪了,而是她有意躲着我们,而我又迫切的想要见到她,所以……”
“唔……这样啊。”朗日木托好像明白了,他给苏晚霞倒上一杯酥油茶,然后说道:“其实之前那一次帮别人找人纯属意外,因为下火车的时候刚巧多看了那个人一眼,然后他们就重逢了……所以,我并没有那小胖子说的那么神通广大。”
听到这,刚喝了一口酥油茶的苏晚霞差点吐出来,他呆滞的看着朗日木托,心说:‘这算什么?白跑一趟啊?’
但紧跟着,朗日木托却又说道:“不过呢,我也不是什么江湖骗子,任由别人吹嘘却一点本事都没有……”
苏晚霞皱起眉头,不太喜欢朗日木托老人这种吊人胃口的说话方式。
他便直接了当的问道:“那您说吧,帮我找到我姑姑需要多少钱?”
朗日木托看了苏晚霞一眼,也不客气:“两万,然后你再帮我做一件事,我就帮你找人。”
“两万?”苏晚霞惊讶道。
朗日木托以为是自己要多了,便说道:“看在小胖子的面子上,一万五也行。”
但朗日木托不知道的是,在苏晚霞眼中,两万不算小钱,却也不算多,他还是支付得起的,就是……
“两万就两万,一口价,这我不跟你还价了,但您能不能先告诉我,您有几成把握帮我找到我姑姑?”
朗日木托笑了笑:“如果我告诉你只有一成把握的话,你会不会不乐意在再和我做生意了?”
苏晚霞顿时语塞,心里已经快要憋不住爆发了。
迷糊情人:嗜血總裁的嬌妻
“哈哈,好了,不逗你了,这么说吧,只要你支付两万,再帮我做一件事,我有十成的把握帮你找到你姑姑,但需要一点时间。”
苏晚霞一点也笑不出来,他甚至觉得这个老头可能早就知道苏晚霞的姑姑苏澜在哪了,只是故意卖关子,这样好让苏晚霞替他做事,但求人办事……苏晚霞也只好忍了,
“需要多久?”
“不超过三天,当然前提是你先帮我做件事,做完这件事之后我才会帮你找人。”
苏晚霞皱起眉:“不会是什么违法的事情吧?”
“当然不会了,把你送进警察局,谁付我两万块啊。”朗日木托笑眯眯的说道。
苏晚霞深吸一口气:“那好吧……我同意。”
朗日木托笑的更灿烂了,只可惜他那张脸实在瘦的可怕,所以笑起来的时候也挺可怕的。
苏晚霞问道:“现在可以告诉我要我作什么了吗?”
朗日木托这时起身道:“你随我来,我带你去取一样东西,你拿到它之后,明天一早就去布达拉宫前的广场坐着,一直从天命坐到天暗,这样坐三天之后,把东西完好如初给我带回来就行了。”
苏晚霞惊讶道:“就这么简单?”
朗日木托却说道:“你不先看看是什么吗?”
苏晚霞心底咯噔一下,心说你要是让我带个炸弹过去,那我不是要被当成恐怖分子给狙击手爆头了?
不过想想刚才朗日木托也说了不会让他做违法的事情,那么……到底是什么呢?
某种宝贝?或者雕塑?
然后,真当朗日木托引着苏晚霞来到屋后见到那样东西的时候,苏晚霞傻了。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