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wx4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系統的超級宗門 起點-935、讓極天封心崩潰的真相(第二更)分享-eae91

系統的超級宗門
小說推薦系統的超級宗門
听到温平的解释,本就心中惊疑的云水在天和阴阳二老顿时明悟地点点头。
不过也不敢搭茬。
毕竟死的可是域主的弟子。
这时候还是什么都不说为好。
然而,温平却很耐烦地继续解释道:“这风暴剑阵为三阶禁忌魔法,它诞生的剑灵,若是魔法师的精神力足够强大,它所爆发的力量足矣达到四阶魔法的层度。所谓的四阶魔法,就是出地无禁境界的力量。再来三剑,极天封心和唯我独尊兄弟也得死。”
听了温平的解释,云水在天和阴阳二老此刻虽不讲话,但是心中却无比的惊骇。
重生三國之臥龍傳人 臥龍嘯
剑灵。
三阶禁忌魔法。
又知道了几个新东西!
这不朽宗背后究竟站着什么高人?
竟然知道这么多连整个朝天峡都无人知晓的东西。
只手遮天(勝己)
惊讶之后,三人回味着温平刚才的话。
这样的攻击,再来三剑,极天封心他们都得死。
四位域主弟子被杀,这事情可大条了。
两人同时看向狄尘和金不三,注意着他们在听到温平解释后的难看脸色。
当然,他们不知道的是,其实温平后半句话是假的。
再来三剑,确实可以杀死极天封心三人。
可是云廖没那么多精神力可以出三剑。
剑灵一剑,需耗费七成精神力。
现在的云廖,因为需要维持风暴剑阵和镜湖结界,再加上释放剑灵杀怒还风。
精神力仅剩下一成而已。
好在这一剑下来,因为漩涡图的生命汲取能力,得已恢复了两成左右的精神力。
否则会因为虚弱而被极天封心三人找到反杀的机会。
……
平原战场中。
云廖赶忙释放三阶魔法,森林之歌。
无边的木气还是从四周汇聚在云廖身上,慢慢地恢复者云廖的精神力。
剑灵这一剑没能杀四人,他觉得很可惜。
这样一来就给了极天封心三人喊投降的机会。
重任
再让剑灵斩一剑他已经做不到了。
精神力不够。
在森林之歌的恢复下也不行。
因为此时森林之歌恢复精神力的速度和释放精神力的速度差不多。
好在有漩涡图的生命汲取能力。
若是给他一点时间,他就可以通过攻击极天封心三人补充精神力,再让剑灵砍一剑出来。
虽不能杀多人。
却能再杀一人!
再杀一人,他就可以少很多的压力。
当然。
九陽妖尊
前提是三人没喊投降。
“极天封心,这就是你所说的绝杀我?”云廖故意挑衅心态最差的极天封心。
极天封心擦拭着嘴角的鲜血,咬着牙,看向天空是露着杀气腾腾的眼眸,而后反问一句,“这一剑,你还能出第二次吗?”
“用不出,这种程度的杀招,用一次就是我的极限了。”云廖从镜湖结界中走出来,坦诚地站在三人上空。
极天封心怔住,他没想到云廖会承认。
就这么承认了。
那究竟是不能,还是能?
正举棋不定时,又听云廖开口了。
最強讀心術 黑鷹
“你知道吗?你之前对我放的狠话,像极了红叶门、也像极了红叶门门主叶芜屏对不朽宗说的狠话。然而,你和红叶门一样,似乎只会放狠话。不过总的来说,你是幸运的,你比红叶门门主要活的久。”云廖继续挑衅,他看出了极天封心的愤怒。
当一个人极度愤怒时,他就会失去理智。
投降?
那不是愤怒的人会想到的举措。
然而让云廖没有想到的是,云廖的这番话彻底点燃了极天封心。
“你们把她怎么了!”极天封心三尺青锋剑再次猛地紧握,双眸中释放出一缕非比寻常的杀意。
“她?”云廖愣了一下。
而后云廖瞬间反应了过来。
“你说的是叶芜屏吧?离死不远了,应该撑不了几天。”
在重伤的时候被杨乐乐的雷系魔法搓了个背,还能活多久,谁说得准呢?
极天封心一听这话。
脉门一震,两眼发红地扑向了云廖。
一人独闯风暴剑阵之中。
唯我独尊二人都没来记得拉住。
此时的极天封心宛若疯子一样,冲入风暴剑阵中后,不管不顾地朝着云廖杀过去。
魔寵大佬
早安,總裁大人
无心剑道再出!
手中三尺青锋剑毫无章法地不停斩下。
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小孩在打架一样。
有什么就使什么。
连自己身上的伤都不顾。
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势头。
云廖被这一幕吓了一跳,然后很快就意识到了点燃极天封心的东西是什么。
霸冷教授,甜妻不好追 良姜
“对了,你应该还以为叶芜屏躲在什么地方休养生息吧?”
既然如此。
總裁的千金寵妻 煢煢白兔
那就再添把火!
“其实叶芜屏那天根本没跑掉,被刀魔长老抓回了不朽宗,并且被封了脉门。至于现在嘛……可能还剩最后一口气。”
这话说出来,极天封心心就像是被重锤了一下,整个人都怔住了。
然后歇斯底里地呐喊着,要云廖的命。
“你该死!”
“你们不朽宗的人都该死!”
“都得死!”
极天封心手中的三尺青锋剑气势再度一变,剑气也变得格外阴冷。
这种冷,并不是单纯的冷意。
而是那种自心而出的冷意。
它没有温度。
他让人不寒而栗。
这边是无心剑道第三招——无心。
也是无心剑道的最后一招。
似乎没有了痛觉的极天封心手持三尺青锋剑,将其高高举起,浩瀚的脉气瞬间聚集于极天封心身后。在极天封心身后,一把百丈苍白之剑快速凝聚,而后化作惊鸿直冲云霄。
唰——
它转瞬即逝,在天地间只留下一道白色的印记。
不过却让平原战场中的所有镜湖结界都在这一刻破碎了。
好在云廖带着逆天宗五人通过镜湖结界转移到了别的地方,从而躲过了这一剑。
否则如果这一剑刺中云廖,云廖便会落一个身死的下场。
一剑之后,极天封心又凝聚下一剑。
此刻的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杀云廖!
哪怕自己也死了。
“你们怎么敢伤我心中所爱!”极天封心咆哮着,再出一剑。
天葬
无心剑划朝下落去,将屏障内的大地都被劈开了。
平原战场一分为二。
中间则是无心剑留下的一条深不见底的沟壑。
唯我独尊两兄弟见状,也赶忙加入战场,开始追击借助镜湖结界挪移的云廖。
战斗进入了鏖战阶段!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