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2xy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大數據修仙 ptt-第兩千三百七十五章 界域鍾情鑒賞-ah2lt

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
“啊?”藏菁长老愕然地张大了嘴巴,十万年的雷击木,就这么没了吗?
亏她还想着,从冯君那里分润一些雷击木呢,梦想就被这样抹杀了吗?
然后她又觉得,自己似乎暴露出了相关知识的浅薄,于是她硬着头皮据理力争,“颐玦你说的我知道,寂灭之气这么重……但是控制好尺度的话,也未始就不能得到雷击木。”
“这个没错,”颐玦承认她的观点,然而,“但是这个尺度真的太难掌握了,必须操控得足够精准,才有那么一丝可能得到雷击木,火法和水法出现任何偏差,都是注定一场空。”
然后她看向冯君,“你能推演得那么准吗?”
如果我能实时推演的话,做到这些也不算难!冯君非常清楚这一点。
但是他可能实时推演吗?别说卫家这种明显排斥外来者的势力了,就算去金乌门甚至太虚门的本部,他也会很干脆地拒绝——太不安全了。
大概也许只有灵植道……可以让他稍微考虑一下。
所以他很干脆地摇摇头,“我做不到这一点,根据现有的情况推演,我可以给出如下的方案,三颗雷珠左右的雷电,基本可以导致栗梨树陷入濒死状态……”
“不过雷电总量不是唯一的,还要说一下雷电强度,三颗雷珠应该在三个时辰左右释放完毕,然后在释放完毕之后,及时激发通幽蓝焰,此火不忌金水属性,能燃烧得久一点。”
“通幽蓝焰燃烧一炷香的时间,基本可以彻底烧死栗梨树,这个时候,就应该降下近土木之水,比如说紫银重水,即可润下,又可促发生机……”
他将整个过程说得都非常细,可操作性极强,但是总给人一种神棍的感觉。
浊酒真仙就忍不住了,“如果照冯山主说的这么操作ꓹ 栗梨树有几成可能性涅槃成功?”
“你们把握细节的能力,我并不是很确定ꓹ ”冯君随口回答,“一成到五成的可能性吧。”
美漫最強職業
一成到五成……你这范围是不是太宽泛了一点?浊酒真仙又问一句,“那么我想知道ꓹ 怎么做就是一成,想要五成ꓹ 又该怎么做?”
“那是你们自己考虑的事情了,”冯君毫不犹豫地回答ꓹ 声音也有点严厉。“我没有实地考察ꓹ 能推演出来这样的结果,已经殊为不易了……浊酒真仙你完全可以请人二次推演。”
“你请人推演了这么多次,认识的推演高手,肯定不止我一个,为什么不去试一试?”
这话的逻辑没有问题,但是浊酒真仙觉得有点耻辱,“我希望冯山主去实地考察。”
“这不可能ꓹ ”冯君很干脆地摇头,然后他左右看一看ꓹ “你允许我带这些真仙过去?”
都市之超級文明
“这是不可能被允许的ꓹ ”浊酒真仙对这一点也很坚持ꓹ “我卫家有自己的无奈ꓹ 你要请的这些,都是七门十八道……”
“不可能就别说了ꓹ ”冯君很干脆地打断了他的话ꓹ “既然没可能实地考察ꓹ 我能提供的也就是这些建议,反正……推演费我不会退的ꓹ 这是你自己没能力做得到。”
浊酒真仙轻喟一声,他也知道,有些矛盾是不可能协调的——起码以他的能力做不到。
然后,他就又纠结期一个问题来,“就算涅槃,老的栗梨树是必然要死了?”
老树出新芽,还是不是原来的生命意识,这真的很难讲。
“你这问题问得奇怪,”冯君讶异地看他一眼,“在你来白砾滩之前,它有活的可能吗?”
我的男友是犬神
浊酒真仙不能回答这个问题,只能表示,“但是……冯山主你是推演大师啊。”
“我一点都没有感觉到,你认为我是推演大师,”冯君冷冷一笑,“如果白砾滩不是真仙众多,你的态度也许会更不好,没准会强行带我走。”
浊酒真仙默然,他当然可以狡辩,但是狡辩带来的也不过是自取其辱,所以最后他轻喟一声,“好吧,都是我的不对,我就想问一句……可以避免它涅槃吗?”
“不可能,”冯君和颐玦齐齐摇头,颐玦更是直接表示,“你可以让它自然死亡,但是想挽救它,就只能尝试让它涅槃重生。”
“可是涅槃了之后,它还是它吗?”浊酒真仙抬手重重地一拍额头,低声嘶吼了起来,“那是我家老祖……老祖留下的东西,它不是它了,我们怎么跟族人交待?”
他的情绪明显有些失控了,但是藏菁长老心硬如铁,“是不是,那都是你的感觉你的选择,人家已经给你推演出来了,愿意接受你就操作,不愿意接受,你可以转身走人啊。”
迷糊嬌妻太搶手
浊酒真仙扭头看向冯君,表情有些怪异,“真的不能去凌阳界吗?”
冯君摸出一根烟来点燃,吸了一口之后看向藏菁长老,“要不弄死他吧,我算你五个金丹推演名额……这种只知有己不知有人的家伙,活着也是给大家带来麻烦。”
星核鬥天
“等他出了白砾滩,”藏菁真仙不以为意地随口回答,“在这里出手,难免会有点手尾……我保证他回不了凌阳界。”
听到这话,浊酒真仙一腔的不忿,瞬间化作了不尽的惶恐——他对藏菁的气息不熟,但也知道这是玄水门做得了主的大修者,“藏菁长老,我是情绪有点失控,随便说说的。”
藏菁真仙冷冷一笑,“我知道你是随口一说,我也随口说一说,让你换位思考一下,不过冯山主……你如果真有这样的想法,把他们交给我们就好了。”
“好吧好吧,是我错了,”浊酒真仙忙不迭举起双手服软,“我会把冯山主的结果报回去,同时劝说族中,争取让族里同意诸位长老一同前行,他们不同意,那就不关我的事了。”
“哼,”清鍠长老降下神念,轻哼一声,“你当我们稀罕去?若不是担心冯山主有闪失,你花多少灵石请我,我都不去!”
九轉成神
这话还真没错,凌阳界不希望七门十八道的修者前往,而宗门体系的修者,也没多少人稀罕前往,尤其是他这种长老级别的,凌阳界想请动他,起码也得有出窍庆典之类的理由。
浊酒真仙无颜久待,起身告辞之际,又貌似随意地问了一句,“听说颐玦仙子有生机类的道念,未知能否相助栗梨树涅槃?”
苦澀青春系列之珠海有綠珠
“可以有所臂助,多寡而已,”不等冯君回答,颐玦先出声了,不过紧接着她就表示,“可是我之道念,为什么要助你?更别说你卫家还不希望我去,此事不要再提了。”
“那我先告辞了,”浊酒真仙摇摇头,转身离开,嘴里还长叹一声,“真是里外不是人。”
他离开之后,冯君护送着藏菁和清鍠回了天琴——这二位要整理一下在虫族世界的收获,等到冯君晋阶之后,再来接他们就是了。
白砾滩上除了原有的真仙,从虫族世界回来的真仙就只剩下了三人,颐玦姑且不论,晨曦和刘兴宇都是半路进的虫族世界,修为又偏低,收获倒是没有大到需要专门去整理的程度。
總裁奶爸:緝捕記者小妻
这么一番忙碌之后,冯君又休整了三天,开始了正式的闭关,双向门也暂时停止了。
颐玦和冯君不见外,她也发现了那个具有微弱空间波动的光门,她甚至已经猜出,那应该是一个通往小世界或者大世界的门、
这种资源,不是普通单个修者能拥有的,哪怕白砾滩勉强可以称得上一方势力了,但是只有一个金丹和三五苗出尘,根本不可能保得住。
尤其是大世界的位面门,普通的元婴家族都保不住,这种可能影响到整个天琴位面的渠道,也不可能让小势力来掌握——必须要交给足够大的势力来统一管理。
当然,以冯君现在的人面和影响力,努努力也许能保住这扇位面门,只要他不要用这东西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别人无法以此做什么文章就好。
不过颐玦也没有着急发问,冯君晋阶在即,这事儿慢慢说也行。
冯君闭关的第六天,晋阶气息开始蔓延出来,四名真仙护法颐玦、刘兴宇、晨曦和潮承,都提高了警觉——此人真的不容有失。
次日,晋阶还在继续,天空被阴云遮蔽,下起了毛毛小雨,细碎的雨丝中,竟然有些微的灵气和一丝丝玄奥的气息,充满了生发的韵味。
晨曦见多识广,低声呼了一声,“界域钟情……冯山主和此方界域,有大因果啊。”
“这是肯定得,”潮承的意念传出,“他埋了吞星魔尸身,本身就是不小的因果,这次又率领大家进攻虫族世界,天琴主世界那里,也会滋生一些因果,昆浩自然有份。”
率领二字,他还谈不上!晨曦很想纠正一下,不过这么扫兴的事情,他是不会去做的。
倒是颐玦出声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界域钟情不代表咱们可以掉以轻心,且安心护法,自有造化。”
这话说得没错,但是界域钟情也真的了得,延绵细雨下了整整五天,到了后来,大家都知道淋雨的好处了,很多人直接跑到野地里淋雨。
于是,五天之后,又有两个人成功抱丹。
(更新到,召唤月票。)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