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ju2t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來自未來的神探 ptt-第868章 另闢蹊徑分享-gayvt

來自未來的神探
小說推薦來自未來的神探
卢翠峦站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钱,她想要。
但看到法院的人她就发憷。
一个法官招呼道,“卢翠峦,你先别走,这有个文件需要你签字。”
“啥文件?”
“执行财产冻结手续,需要你本人签字。”
“啊!”卢翠峦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怎么就冻结了,那是我们家的钱呀,是我们家的血汗钱,你们凭什么说冻结,就冻结。”
“你们把钱冻结了,我们家以后怎么活。”
韩彬将她搀起来,扶到会议桌旁,周边围了半圈的法官,“卢女士,你别急,有什么想法、诉求,慢慢跟这几位法院的同志说。他们是专业的,肯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韩彬说完,跟着丁锡锋出了会议室。
韩彬笑道,“大队长,还是您厉害,一出手就摆平了。”
傻王的嗜血冷妃
丁锡锋摆摆手,“我这也是赶巧了,法院的同志要是不在,我也一样头疼。结案的手续办的怎么样了?”
“我正准备跟您汇报呢。”
“去我办公室吧,正好我也有点事要跟你说。”
片刻后,两人去了大队长办公室。
丁锡锋示意韩彬先坐下,自己泡了一壶茶水,“天冷了,喝点红茶吧。”
“我来吧。”韩彬接过茶壶,先给丁锡锋倒上了一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韩彬端起杯子闻了闻,啜了一口,味不错,到了丁锡锋这个级别,肯定是不缺好茶的。
丁锡锋放下杯子,“结案手续方面有问题吗?”
“其他嫌疑人都挺配合,唯独这个胡定荣软硬不吃ꓹ 偏偏他又受了枪伤,还住在医院的病房ꓹ 也没办法进行高强度的审讯。”
教父的榮耀 豬頭七
丁锡锋从兜里掏出一盒烟,自己拿了一根,将烟盒扔到了韩彬面前ꓹ “这胡定荣什么情况,他老大轩哥都招了ꓹ 他还犟个什么劲。”
韩彬先给丁锡锋点着火,自己也从烟盒里抽了一根ꓹ “我也想过这事ꓹ 这胡定荣一开始就很抗拒警方,敢跟警察持枪对射,会不会还有其他的案底?”
丁锡锋抽了一口烟,“有这个可能,你打个申请,将胡定荣的指纹和DNA样本送到数据库进行比对。”
偽娘革命 偽將
“行,胡定荣的审讯我会亲自负责。”
丁锡锋点点头ꓹ “还有一件事,你们马队受了枪伤ꓹ 需要休养一段时间ꓹ 而且警员受了枪伤后ꓹ 需要进行一定的心理辅导……一时半会是无法归队了ꓹ 二中队的工作不能落下,我准备推荐你接替中队长的职务。”
韩彬深吸了一口气ꓹ “多谢大队长的推荐。”
“有信心把二中队带好吗?”
韩彬朗声道ꓹ “有。”
“我希望你不光是说得好ꓹ 也要做得好。”
“是,我一定不辜负您的信任。”
丁锡锋道ꓹ “这些天也够你忙了。周末好好休息一下,估计下周就有结果了。到时候又有的忙了。”
一听能休息,韩彬不由自主的笑了,“我听您的。”
两人又喝了一会茶,丁锡锋手机铃声响了,韩彬就告辞离开了。
出了屋子里,韩彬用力的握了握拳头,有了丁锡锋这番话,他的晋升算是稳了。
能力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要有欣赏你的领导。
韩彬做了个深呼吸,尽量压制住自己的欣喜,越是这个时候,越要低调。
……
中午,韩彬和包星去医院探望马景波,路上还去饭店打包了一些饭菜,都是马景波平时喜欢吃,但在医院绝对吃不到的。
当然,一些对伤口有刺激性的食物,韩彬一道也没点。
看到韩彬两人来医院,马景波很高兴,又能吃一顿合心意的饭了。
以前工作虽然累,但在吃的方面没亏过,现在不一样,医院的饭菜都比较清淡,他是一个重口味,这哪受得了。
马景波吃了几口菜,打住了心花,“你俩怎么中午来了?来审胡定荣的?”
对于韩彬和包星来探望自己,马景波不意外,不过今天不是周六日,他们就算是来,也是晚上来。大中午过来肯定是有其他的事。
翻譯官 繆娟
韩彬放下筷子,“对,案件的其他嫌疑人都招了,就这个胡定荣软硬不吃,我想亲自会会他,正好赶着饭点过来,请教您。”
马景波哼了一声,“我早就看出来了,这小子是个不要命的主,抓捕那会你是没见,这小子彪的很,开起枪来一点也不手软,十几层楼高,他居然敢往外爬。”
“他现在的情况来硬的也没用,根本吓不着他,而且还要严加看管,只要有机会这小子肯定会逃跑,哪怕是冒着被击毙的危险。”
韩彬深以为然,“我会跟大队长转达,请他增加病房的警卫。”
你不在的西安還下著雨 殷謙
马景波又吃了几口菜,说道,“对了,今天上午,我去胡定荣病房那边转了一圈,见到了胡定荣的亲属,确切的说是胡定荣的母亲,不过,负责守卫的警员没让他母亲进去。”
“胡定荣母亲还在吗?”
马景波摇头,“那我就不知道了。”
“胡定荣的母亲怎么知道他在这住院?”
马景波道,“胡定荣当时的情况很危险,院方下了数次病危通知,这种情况比较特殊,可能会通知嫌疑人家属。”
韩彬吃完饭,收拾了一下,就带着包星离开了。
两人直接来到了胡定荣的病房外,向守的民警出示证件外,直接进入了病房里。
胡定荣侧躺在床上,背对着门的方向,对于韩彬等人的到来没有丝毫的反应。
韩彬走到另一侧,打量了对方一番,胡定荣左手输液,右手被拷在了病床上,“胡定荣。”
对方依旧没有反应。
極品皇妃
“我是市刑侦大队的韩彬,要给你做个笔录。”
胡定荣瞅了韩彬一眼,依旧没说话。
包星道,“胡定荣,知道你现在什么处境吗?你那几个同伙轩哥、角头、蛇仔、老薛、四娃都被抓了,你不说,他们一样会指认你。你绷着给谁看,只会害了你自己。”
鬼夫撩妹:迷案追兇很驚悚 譚文慧
胡定荣打了个哈欠,闭上了眼睛。
女生寢室2:靈異校園
“你……”看到他这幅态度,包星就来气。
做有擔當的共產黨員:談談共產黨員的權利與義務
“那行,你先休息,我们晚点再来看你。”说完,韩彬带着包星出了病房。
“韩队,咱们就这么走了?他都已经被抓了,还神气个啥。”包星有些不甘心。
韩彬没说话,对着一旁守卫的民警问,“你们见过胡定荣的家属吗?”
看守的民警犹豫了一下,“胡定荣离开重症监护室后,被偷偷的运到了这个病房,一开始是完全保密的,胡定荣的家属根本就不知道,后来胡定荣母亲不甘心,可着医院找,每个病房都转遍了,这才找到了胡定荣,今天上午还来了一趟,我们已经跟上级领导汇报了,申请了更换病房或者更换医院。”
“你们有胡定荣家属的联系方式吗?”
“他母亲想见见胡定荣,但上面不允许探视,胡定荣母亲一直求我们,让我们帮她申请一下,我们劝了很长时间才把她劝走,她还留了一个联系方式,说如果领导同意了,让我们联系她。”
“把联系方式给我吧,我跟她沟通。”韩彬看出来了,这个胡定荣很难再沟通,韩彬也不想再浪费那个时间,干脆另辟蹊径。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