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lhzw好看的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 線上看-第十九章 我不做人啦,雪之下同學!-mnv73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
“Master,你来了,请问是有什么吩咐吗?”
全球通緝;總裁的特工前妻 雲柳依依
银发赤瞳的女仆长在夏冉进入生态园的空间的时候,就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因为空间被折叠的缘故,尽管只是一个楼层,然而内部的空间还是非常庞大的。打开门走进去,眼前的景色就会豁然开朗,光明大亮。
直接就是一片高高凸出的悬崖,前方是无比复杂的生态环境,能够看到下方郁郁葱葱的原始森林,不远处的高峰之上有瀑布飞垂而下,蜿蜒的河流在森林之中贯穿过去。
极力远眺的话,还能够看到远处黄沙苍茫的荒地峡谷,怪石嶙峋林立的古怪地形,甚至是熔岩流淌,散发着惊人热量的火山口和岩浆湖……似乎应有尽有,包罗万象,同时也是显得异常的复杂。
尽管总体面积还算是巨大,好似是一座大岛屿了一般,但是诸多风格各异的不同地形环境就这么的被压缩在一块,还是显得非常突兀的样子。
“没有,就是准备开始试试手了而已……”夏冉随意的摇摇头,“环境调试得怎么样了?”
“基本上按照你的要求,完成了大体上的设计,不过有些地方还是出现了冲突,可能会互相影响到天气、空气成分、潮汐模拟等系统……”
夏洛特一板一眼的回答:“我们或许需要在对应的节点建造元素炉,控制对应的自然元素的流动变化,才能够得到最适合的优化调整结果。”
“哦,我会注意的……”夏冉四处看了一眼,“其实环境不那么死板也没有问题,那些东西的适应能力特别强,环境变化往往也灭绝不了它们,只会出现一系列比原版更强的亚种……”
他仿造这些环境是为了基因工程的更好实施,但并不是说担心没有这样的环境,那些东西就存活不下去了。
那样的话,根本就是毫无卵用,因为那些东西在他的计划里也是需要生产并且投入使用的,也就是说迟早都是需要投放到外界去的。
要是只能够在塔里进行观赏的话,那就真的不如一个标本了,没有什么意义。
他只是在第一步的复现那些物种的步骤上,需要尽量贴近它们的原始生态环境,让计划得以顺利展开……但是在那之后,真正的技术含量就是在其他地方了。
染指二婚嬌妻
“龙吼的力量非常强大,不知道能不能通过DNA合成的基因工程,让它们重现这种天赋?”
迷惑君心:皇上,只寵我一個 雪熙若
魔术师寻思着,这是他纠结的主要问题。
“或许可以拆分一下过于强大的龙吼符文……不过总觉得这样子就变成龙族的言灵了,要不要搞些混血种或者死侍什么的出来?”
“Master,时间就要到了……”这个时候,边上的夏洛特平静的提醒了他一句。
藥香貴女
“哦,知道了……”夏冉点点头,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他本来就是顺便过来视察一下的,既然现在孵化工作都还没有开始,那么留下来也没有什么意义。
他从那扇孤零零的屹立在悬崖边上的门户离开了这个空间,继续沿着塔内的旋转式楼梯而下。
也不是只有生态园的楼层,夏冉还在塔内设计了其他的楼层空间,
譬如说用来束缚元素,囚禁非实体存在的楼层,有什么召唤系的术式都将会在这里进行,确保从冥界、英灵座之类的异常化平行领域之中召唤出来的异界生物,都不会闹出什么事故来。
又譬如说专门用于封印什么东西的楼层,无数的保护符文,一重重的封印结界,各种针对性的拘束装置,以及实体的魔像守卫等等,这些都是用于确保内部的封印物不会出问题的保障。
不管是巨龙还是恶魔,哪怕是这个世界的神灵,要是被投入其中,往往就没有可能再出去了,至少靠它们自己的力量,是突破不了魔术师的重重封锁镇压的。
只不过这个楼层里面,目前还是空荡荡的就是了,暂时没有什么住户提包入住,享受奢华生活。夏冉倒是有一个梦想,希望能够在这一次的副本之中慢慢积蓄这方面的底蕴,连监狱都能够填得满满的。
只是以他的眼界来说,能够被他进行封印指定的人或物,委实是没有多少。
真要是被填满了的话,光是那个楼层本身都能够成为一个可怕的特异点了,危险度不比七十二柱魔神柱镇守的时间冠位神殿差多少。
至于其他的图书馆、工艺室、预言间,自然也都是一应俱全,不可能被落下的了,反正先不说这座塔之后会不会被带走,但就是在这个副本里就必然会被他使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所以这终归是很有必要的一件事情,反正能够尽量完善就尽量完善吧。
而他现在前往的,自然就是居住区域了。
……
……
少女在朦朦胧胧之中醒来,感觉自己迷迷糊糊的,好似是睡了很久很久的样子……
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长,分不清楚是什么时间段,意识无论如何都清明不起来。
就像是有些时候睡得懵懵懂懂的样子,以至于什么都不知道了,想不起来是白天还是黑夜,忘记了到底是要工作还是已经放假了……
最终只能够在潜意识的焦躁催促之下,却是在昏暗的房间之中醒来,仍然是一时间分不清楚现实的时间,孤独到就像是被整个世界遗弃了一般。
虽然觉得有些难受,但是她也多少习惯了。
毕竟她之前一直都是自己独居的,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是三点一线的生活。
单调无趣而又乏味,基本上放学之后就是自己一个人回到独居的公寓里,接下来直到入睡之前的时间,都是自己在静静的发呆,那种孤独感简直无可救药。
时间长了之后,她都要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会因为过度孤僻,从而患上抑郁症。
在一片朦朦胧胧之中,干净整洁的房间景象映入了睁开双眸的少女的视野之中,她下意识的感觉到了疑惑,于是在柔软的枕头上偏了偏脑袋。
视野里的景象是仿佛实验室一般的空间,没有任何的装饰,墙壁似乎也是某种单调的合金,不知道是从何而来的光线充斥着四周,显得柔和而且明亮。
而且房间里的设施真的非常简洁甚至可以说是简陋,没有任何多余的家具,视线之内基本上就只有一张桌子和座椅而已,就是这么的简单……
只不过——
这是完全陌生的景色,因此使得少女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朦胧的睡意霎时间就已经不翼而飞。
自己这是在什么地方?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么一个地方。
这么的两个念头在脑海里闪电般的闪过,她一下子就从床上坐起来,好似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般。
柔软温暖的被褥从身上滑落,墨玉般的黑色长发如同丝缎似的垂落下来,少女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身上,发现自己仍然穿着学校的那身制服。
也就是以黑色礼服作为底子基调的上衣,及膝的格子裙和白边的黑色长筒袜,胸前的红色蝴蝶结丝带都系得好好的,没有丝毫的凌乱……
让她不禁怀疑自己之前是不是正在学校里上课来着,只是不知道怎么的就突然来到了这么一个奇怪的可疑地方。
但是一时间的,也实在是想不起来,自己之前到底是在做什么来着。
不过也没有给她太多惊疑不定的时间,几乎是在同一时刻,房间门就被人从外面打开了,一身黑袍很有巫师的神秘感的魔术师走进来,看见她之后就挥了挥手,语气也是相当自然熟络的打起了招呼:
“哟,早上好啊,雪之下同学,我估摸着你现在也差不多要醒过来了。”
聖殺者
“……”
“……”
没有回应。
在被窝里坐起身来的少女,神色呆呆的转过头来盯着他一直在看着,似乎是下意识的感到松了口气,又似乎是有些反应不过来的样子。
直到好一会儿之后,她的表情才慢慢的发生变化,用一种嫌弃的眼神盯着眼前的这人,双手捂住胸前一点儿都没有凌乱的衣领,摆出一个明显的防备姿势。
“……”
“……”
“啊,虽然大概也能够料想得到,但是看见这种反应真是让我伤心呢……”夏冉眨了眨眼睛,很是淡定的这么说道,用棒读的语气发出这样的感叹。
“我可不认为在这种情况下,还得首先无条件的相信你这个唯一嫌疑人……”雪之下雪乃说这句话时,表情跟平常一样冷淡,只是她的脸颊似乎稍微鼓起来。
“什么叫做嫌疑人啊,这种称呼实在是太失礼了。”
“唯一有嫌疑的人,不管是动机还是手法……”少女冷淡的说道,一针见血的指出关键之处,表示她已经看破了一切,真相只有一个。
“我不是要你解释这个啊,我是说那个称呼本身就很失礼的问题……”夏冉叹了口气,不过微微上翘的嘴角似乎是出卖了他此刻很好的心情。
“那么换一个说法,直接称呼你为罪犯先生?”雪之下不太高兴地转移视线,看向四周,然后蹙起了眉头来,“话说回来,这是什么地方?”
她此刻已经完全放下心来,
“不列颠岛。”夏冉诚实的回答道。
“……英国?”少女轻轻的挑了挑纤细秀气的眉毛。
“不是,就是不列颠岛……”魔术师摇摇头,稍微思索了一下,补充了一句,“现在的时间段是公元五世纪。”
“公元……五世纪?”雪之下愕然抬头,但是盯着这人的脸庞看了好大一会儿,确定对方并没有任何开玩笑的成分。
神空永恒 東坡肘子
“好吧,那我是被你带着穿越了时空?”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少女觉得自己大概明白了什么
“也不是,其实只是复制体之类的分身概念……”夏冉挠了挠脸颊,“就像是英灵和从者的关系一样,我用你的情报填入一张职阶卡之中,让现在的这个你变成类从者的形态得以出现在这里……”
永恒殺神 跳子琪
“……”
“……”
總裁老爸你丟了媽咪 喬伊絲
帶著兒子來種田
“复、复制体之类的分身?”雪之下雪乃愣了好大一会儿,“也就是说现在的我其实不是我?”
下一刻,她的眼神变得异常冷淡警惕起来:
“你对女性的扭曲欲望,终于是让你跨越了作为人类的底线了?”
(PS:还有一次应该就可以了……应该……不堪回首,昨天医生用细针在牙根里使劲的挫磨了半天,虽然知道他是在抽神经,扩根管,清理根管内的腐败组织炎性组织,尽量使根管内清洁……但真的有心理阴影了……)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