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pre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老街中的痞子 卸甲老卒-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盡人事聽天命(上)展示-mip4t

老街中的痞子
小說推薦老街中的痞子
害怕被大富豪和火家军的人发现,赵凤声三人变成了山老鼠,净往人迹罕至的地方钻,饿了吃山珍,渴了喝山泉,有些世外修行的意思。
等口粮实在难以为继了,迈克就跑进城里买点干粮,好在这里国际旅人众多,他那张标准的欧洲脸倒也不显得那么突兀。
春風沈醉的晚上
休养了一段时间,赵凤声外伤痊愈,脸色渐渐恢复正常状态,就是中降头的后遗症还没有消除,时不时得呕吐加头痛,伴有便血和腹痛等症状,并且间隔距离越来越短,从一周到三天,再从三天到一天。
赵凤声清楚,照此下去,这蛊会要了自己的命。
不过他的心大,该吃吃,该睡睡,就像没事人一样。
少主強娶:弱妻求休書 狐媚
今天运气不错,迈克抓到了一条草蛇,将蛇剥皮后,蛇胆和蛇血融入酒中,端到了赵凤声面前。
呃!……
闻到木碗里散发的腥味,赵凤声一阵呕吐,皱眉道:“赶紧把这玩意拿开,熏都要熏死了。”
迈克固执举着碗,说道:“我听一个华夏人说过,蛇血和蛇胆是大补,喝了吧,或许对你的病情有帮助。”
“不行,一闻就天旋地转的,按理说蛇血也没多难闻,怎么只往头上钻呢?难道……”赵凤声猛然一惊。
自己中的降头,跟蛇有关?
东南亚盛产各种蛇类,许多行业将蛇制造成商品和药材,降头师用蛇作为主要材料,倒也不足为奇。
万物相生相克,无下则无上,无低则无高,无苦则无甜,既然能猜中了下的是什么降头,破解还不容易?
赵凤声寻思着得赶紧跟师父联系,先把这要了老命的降头解了再说。
我命由我,不由天 紫晶石
“我跟一些雇佣兵团队联系过了,只有一家肯来泰国帮咱们,但价格贵的离谱,要一千万美金,并且要先支付七百万,你觉得如何?”迈克说道。
“先支付七百万美金?跑了我去找谁要,再说他们的信誉值那钱吗?瞎他妈扯淡!”赵凤声揉揉鼻子,“继续跟他们谈,人到了付一百万,把我安全送回国,再加二百万。现在你们这一行比抢劫还厉害,只是护送雇主回家,就狮子大开口要一千万,我们那会跟人抢矿,手里拿着刀跟人家双管猎比划,到头来也才五十块加一顿小酒,通货膨胀也不能膨胀到道德沦丧吧。”
“总共三百万的话,恐怕没人会接,毕竟要跟大富豪和火家军为敌,危险系数很大。”迈克说的很委婉。
“生意嘛,有来有往,你就跟他们扯着皮,我另有打算。”赵凤声轻描淡写说道。
扯皮?
迈克摇摇头,再扯下去,先死的肯定是你。
“咱们的面包只够维持一顿了,如果不想吃蛇和老鼠的话,需要立即采购。”阿米娅将现实的残酷摆在面前。
“我现在就去。”迈克望了一眼赵凤声,把蛇血和蛇胆一饮而尽。
“今天是二十九号吧?”赵凤声喃喃道。
“对。”阿米娅点头道。
愛你逆流成河
“那就不用去买了,收拾东西,咱们一起下山。”赵凤声说道。
名門貴媳
“下山干什么?那两家的人肯定做好了埋伏,我觉得还是再等一段时间再说。”迈克跟他呆的久了,似乎对赵凤声的作风有了一定了解,猜测道:“雇佣兵只不过是用来打掩护,你的真实目的,是为了等待国内的援军?”
赵凤声握紧右手拳头,“援军不援军的,不指望,我只相信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咱们三个人,不可能逃出重重包围。”迈克笃定道。
“谁说要逃了?”
赵凤声表情凝重道:“我已经把老沙卖了,不能让你们也重蹈覆辙。咱们这次下山,先把莫罗斯他们救出来。”
迈克听得只想笑,“营救他们,比逃出泰国要困难十倍。”
阿米娅在旁边补了一刀,“病情加重,导致神经系统紊乱。”
赵凤声神秘一笑,“山人自有妙计。”
两人见他不像是神经病发作,只好跟着他下山,趁着天色昏暗,三人连夜赶到了沙府。
赵凤声选择城外山坡作为落脚点,这里树木茂密,居高临下,能够观察到通往城内的必经之路。
挨蚊虫叮咬一夜,迈克和阿米娅的火气都被咬了出来,可赵凤声屁都不放一个,将自己裹成木乃伊睡大觉,呼噜打的比蛤蟆都响。
天色渐亮。
赵凤声伸了一个懒腰,拍醒两人,“别偷懒了,开工了。”
好不容易在清晨睡着的阿米娅怒气冲冲道:“你睡好了,我还没睡够呢!”
“嘿嘿,等干完这一票,咱们好好睡。”赵凤声赔笑道。
“跑到敌人眼皮子底下,你到底有什么打算?”迈克询问道。
赵凤声点燃一根烟,看着路上行人和车辆,淡淡说道:“很简单,抓住阿游将军,换回莫罗斯他们。”
“抓住阿游将军?他们有多少人?具体布防位置?情况一无所知,根本是在自投罗网。即便抓住了阿游,莫罗斯是否活着?少帅是否肯进行交换?这都是未知数。我觉得你是在贸然行事。”迈克脸色难看说道。
赵凤声吐出烟雾说道:“我之前当火帅参谋长的时候,了解到一些秘闻,阿游在沙府有自己的毒品生意,数目相当可观。要想驴拉磨,就得给驴吃饱,火帅自然懂这道理,索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他为之。经过这些波折之后,火帅正是用人之际,不会断了左右手的财路。”
“他会亲自来进行交易吗?”迈克问道。
“警卫队队长曾寿年都叛变了,他还有的选择吗?”
赵凤声诡异笑道:“至于你其它的两个问题,我只能说六个字,尽人事,听天命。”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