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cfv0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託塔李天王 閒雲懶漢-第七百零七章羣防羣控相伴-yzpvu

託塔李天王
小說推薦託塔李天王
“不仅如此,而且还要收集石灰石,烧制之后,用其为四周消毒,凡自穿云关之外返回者,必须隔离数日之后,才能放入穿云关,老师,这痘疫不比其他,刚才老师也看到了其传染性,若是使其肆虐穿云关,这西岐的八十万大军恐怕就要葬在这里了。”
“对了,老师我们还要……”
李靖在后世是经历过非典这种席卷全球的传染病的,他把前一世那个国家的一系列措施全部复述一遍,李靖其实这也有私心,现在李靖的亲信十万大军就在此,若是痘疫肆虐,到时候覆巢之下无完卵?自己这十万人必然不能幸免。
燃灯道人和姜子牙见到李靖此时洋洋洒洒的说出了一系列的针对措施,心中大为震惊之余,不由的开始思考,李靖说的话,到底是确有其事,还是只是危言耸听,就在燃灯道人和姜子牙踌躇之时,自远方又奔来一骑。
这一骑的装束与倒在这里的士卒一般无二,不过这人比较强壮,明显暂时还能挺住,就在这人翻山下马之后,已经被水泡占据,看不出来面容的脸上不知道是眼泪,还是水泡破了露出的流脓,嘶声开口道。
“大帅,去往潼关的五千骑兵,已经停在距离潼关二十里处,不过因为军中一众怪异的疾病肆虐,现在军中已经死亡近半,就是主将的韩将军也已经卧床不起,卑职病患还尚轻,故此卑职冒死前来求见,望大帅怜悯我等,救一救我等。”
这汉子说完之后,身子也仿佛是被抽干了力气,也双膝一软,倒在了地上,看着那汉子一脸痛苦的神色,以及那满是水泡的恐怖造型,姜子牙心就是猛的一揪,这时候想到李靖的刚才洋洋洒洒说出的建议,咬了咬牙,开口道。
盛世軍婚 逐雲之巔
“李靖师弟,既然你如此熟悉治理这痘疫,那么现在为兄就认命李靖师弟,全权负责这穿云关上下的防疫事宜。”
姜子牙见到李靖如此熟悉这痘疫,干脆让李靖负责管理整个穿云关的防疫,这穿云关的八十万人,乃是西岐的全部力量,若是真的在这穿云关有失,那么不仅是西岐定然灭亡无疑,就是阐教打算拥立武王姬发的算盘也落空了。
若到了那时候,姜子牙还有何面目面对阐教的掌教圣人,现在为了大局,姜子牙在电光火石之间就决定了如何去做,此时姜子牙也不论李靖的个人立场如何,反正大家的都要维护共同利益,故此也就抛开与李靖的个人恩怨。
“好!姜子牙师兄,这件事我李靖认下了,不过姜师兄,丑话说在前头,既然此时交于李某之手,那么一干人等必须听从李某的命令,任何人不能我违背制定的条例,不论是王公大臣,还是皇亲国戚,若是不依从制定的条例,定斩不饶!姜师兄可能放权给李靖么?”
到了如此关键的时刻,李靖也没有犹豫直接应承下来,不过有些话要提前说,前一世抗击疫情之时,也是有种种仗着自己背景,妄想破坏规则之人,此时王权至上的时代,妄图破坏规则之人只会比后世多,而不会少,李靖要的就是执法权。
幸得相遇離婚時 蘇貞又
而此时姜子牙听了李靖话,不由得一双眼睛之中光芒闪烁不定,半晌之后,这才开口道:“李靖师弟,此打神鞭先借与师弟,此打神鞭乃是掌教赐予姜某,今日就给师弟为信物,无论是谁,若是违反你我制定的条例,皆可杀之!”
古武之日出東方 瑞歌
姜子牙的话说的比李靖还杀气腾腾,李靖听了,也不由得佩服姜子牙的果决,于是也不迟疑,迅速接过姜子牙递过来的打神鞭,然后朝着燃灯道人拱手道。
“老师,弟子这办法只能防控现在没有染病之人减小染病的概率,但是要说治愈,弟子毫无办法,这治病良方还要老师多多留心,所实在不行,便去人教太清圣人那里看看。”
燃灯道人听了李靖的话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李靖说的话,燃灯道人也是明白的,李靖自始至终都说的是防控,而非治愈,这治疗这痘疫怕是真要好好思考需要找谁。
太清圣人众所周知善于炼丹,丹道一途冠绝洪荒,就算一些大能,能得到太清圣人的宝丹都会视若珍宝,不会轻易示人。
但是太清圣人擅长的更多是固本培元,造化化神的丹道,并非是擅长治病救人,燃灯道人一时之间也陷入踌躇,心中没有太好的人选。
“火云洞神农人皇!”
無限之淘汰 justwe
就在这时,姜子牙眼睛闪烁,喃喃的说出了一个名字,姜子牙的话仿佛点醒了燃灯道人,燃灯道人眼睛一亮,扭头看向姜子牙,开口道。
“子牙说的不错,之前吕岳用瘟疫之术祸害西岐之时,杨戬曾经在神农人皇那里得到治愈之法,而今这痘疫显然也是瘟疫的一种,那就再通知杨戬,让其再前往火云洞,务必请来灵丹,救治病患!”
姜子牙听了之后,点了点头之后,扭头就朝着远处而去,明显是去寻杨戬了,此时在场只有燃灯道人和李靖二人,燃灯道人上前,拍了拍李靖的肩膀,开口道。
差一步茍到最後 十階浮屠
噬天狂徒
“靖儿,此次八十万大军的安危全部系于你一身,万万莫让这痘疫在大军之中肆虐,要不然,就算杨戬请来灵丹,那么大军要恢复元气,也不是十天半月能恢复的,要是此次伐商,迁延至冬季,到时候就麻烦了!”
錦堂歸燕 風光霽月
李靖听了燃灯的话,不由的点点头,殷商的恢复能力远超西岐,只要给殷商足够的时间,相信攻守之势还会有变化,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情,现在还是以眼前的痘疫为主。
不过思虑其这痘疫爆发的原因,李靖略为踌躇之后,这才开口道:“老师,李靖必当竭尽全力,不过此次的痘疫看着仿佛是人祸,而非天灾,疫情发生在潼关之下那么再派人去潼关打探,若潼关安然无恙,怕是这次施法之人就在潼关之中!”
“人祸?”
燃灯道人被李靖提醒,眼中寒光一闪,李靖说的没错,这次的状态真与上次吕岳施展瘟疫之术有些类似,若真是有人作祟,说不得这潼关的守将都脱离不了干系。
“靖儿,你去忙吧,你身上的担子最重,这探查潼关的事情为师自会安排,若是真有左道之术作祟,哼~”
豪門冷少的小酷妻
李靖可以听出燃灯道人话语之中的寒意,李靖也点了点头,这施展痘疫之术之人真是该死,这种痘疫乃是一种不分敌我的法术,若是一个控制不好,这痘疫横行,那可就是万里无人烟的下场,那并不是保殷商的江山,而是在掘人族的根基。
不过燃灯道人既然说了不用李靖理会,李靖此时还有学自后世的群防群控的手段要实施,根本没有时间去理会潼关那里的事情,也只好朝着燃灯道人拱拱手开口道。
帝焰神尊 一品小樓
“老师,既然如此,李靖便去调动军队,组成管理组,执行管理条例,李靖必然会竭尽全力,护住大多数士卒,不使其染上痘疫,其余之时,就劳烦老师了,特别治疗之灵丹,务必尽快取来,若不然,死伤定然也也不在少数。”
在说完话之后,李靖叹了口气,转身朝着远方而去,此时李靖是要调集一些军队,好维持秩序,若是只有他一人,根本不足以稳定这近八十万人的穿云关,必须有足够的人手,就如后世的关键时刻,武警和公务员齐上阵。
燃灯道人看着李靖的背影,眼中赞赏之色一闪即逝,也化作一道流光,竟然是亲自朝着潼关的方向而去了。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