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rvs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大道紀-第777章 菩提本無樹展示-nz6v1

大道紀
小說推薦大道紀
……
东胜洲。
启汤国。
南华道。
临西城。
临西城地处启汤国边境,两侧有群山拱卫,九条江川如龙环绕在此有着交汇,却又滚滚东去,没入无边汪洋之中。
临西城占地巨大,如巨龙横贯群山,城墙高大且厚重,通体皆是以青钢石,刀砍斧劈不能伤。
与群山一同,铸成一方绵延不知几万里的边防线。
城墙上下,内外,一队队披甲锐士巡视,目光炯炯。
超級護美高手 17樓
高大的城门洞里,来往行人车辆络绎不绝,如潮水般涌入城中,又经四通八达的大道散入城中。
沉重,且有浓重的杀伐气息,显示出这座城曾经经历过无数的战火。
沿笔直官道直如城中,是一座七进大宅院,朱紫城墙,高大红门,其外气象开阔,其内鎏金铜瓦,显现出此家主人的地位。
这是临西城主,启汤国‘镇海王’府邸,也是此城最尊之人。
这位‘镇海王’是启汤国前任国君之子,在整个启汤国的地位都极高,在这边境更好似帝王一般,说一不二。
而此时,往日里安静的‘镇海王’府邸,却显得极为热闹。
可惜来往客人,无论身份高低,统统被拒之门外,不准进入,但所有人都不恼,只是笑呵呵的提着礼物在外等候。
府邸之中,数百上千的仆从忙碌不休,准备着各种东西。
呼~
微弱的灵光自幽幽暗暗之中醒来,未曾看到什么,却已听到了耳旁传来的惊呼忙碌之声。
大明天師 弄風吟月
“这是……”
安奇生心中混沌未去,倒灌入耳的声音已自发的被他转换成了能够听得懂的语言:
“小少爷出生了!”
“动作快点!”
“准备汤药!热水!给夫人净身!”
……
耳侧听到的,尽是忙碌之声,以及络绎而嘈杂的脚步声。
前后不过刹那,安奇生已经回过神来。
相比于之前,这一次入梦是安奇生所遇最为艰难的一次,这方世界恢弘浩大,比万阳界更为浩瀚。
但与万阳界所不同,这方世界之中的‘因果’‘业力’严密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程度。
这说明,这方世界有着数量极多的强者。
正因如此,因被那妖光与道光的纠缠之下漏了行藏,他才会悍然绝然的自爆元神,化作无数碎片散于天地之中。
有着那妖光与道光的遮掩,道一图的闪烁,他的元神碎片或许不可能全部逃出监控,却至少不会全数落在此界的大能眼中。
也正因这无比严苛的‘因果’‘业力’纠缠的天网,安奇生才在自爆元神之后,选择了以最为小心的方式,遁入此界。
“无怪乎那朝阳胸有成竹……”
安奇生回过神来,心中不由一叹,这方世界如同曾经的大玄,来往皆要有身份,没有身份,就寸步难行。
而这个身份的凭证,是灵魂。
而相比于受到监察最重的‘人类’,异类相对更为适合。
心中念动间,他开始感知四周的环境。
这是一方灵机浓郁至极的世界,似还要超过大世降临之后的万阳界,可惜,这灵机触碰不得丝毫。
人间道古长丰的前车之鉴未远,他自己记得清楚。
向外看。
这是一座占地颇为巨大的华贵宅院,白石铺就,有着假山,人工湖泊,各种草木。
以及,一颗似乎有些年头,显得有些枯黄的菩提树。
这株菩提树,就是安奇生的栖身之所。
網遊之無良醫生 我愛吃紅燒排骨
“一株树……”
感知到牢牢束缚着自己的老树,安奇生心中摇头。
在灵机无法接触的情况之下,即便是虫子,也比树来的好些,更不必说,一株快要枯死的老树了。
不过,大风大浪见得多了,安奇生也没有太过在意,心念一转,已经听到了从树下走过的几个老婆子的碎嘴。
“天可怜见,九年了吧?夫人终于要生了……”
“怀胎九年,咱家这位小少爷可真是……哎,快走,莫让管家怪罪了,用不用得上我们,都得去看看。”
“大小姐不知道会不会回来……”
几个老婆子嘀嘀咕咕的走过去,安奇生的感知,也就断了,除了这座院子,其外所有的声音,景象,他全都感知不到。
他的元神强绝,纵斩去九成九也不该如此不堪,但这天地虚空之中比人间道浓郁太多的灵机,却反而成了莫大的阻碍。
除非他愿意汲取灵机,否则,他的感知就要被束缚在这小小的院落之中。
“这倒是有些麻烦了……”
安奇生心中喃喃,可惜,哪怕他的元神已经渗入了整颗菩提树,却也根本无法动弹。
似乎,他就被困在了这株菩提树中。
武道修真 糊塗羊
更麻烦的是,这是一株即将或者说已死的菩提树,他能够感觉到树根的渐渐枯萎,以及身上各处树洞之中虫子的啃食。
其中啃食最狠的,是树冠之处,一个小小的蝉,那蝉很小,似乎刚出生没多久,但啃食力度却极大。
生在这灵气浓郁的世界,无论草木还是蚊虫,都有着灵韵在身,无论体魄还是精神都明显强出玄星太多。
但世界不同,他们也只是普通人,能做到的,未必比玄星的普通人更多。
而这略带着一抹金色的禅却不同,其噬咬力大的离谱,若不是能够感觉到那是什么,他几乎以为是某只虎豹在用他的树枝磨牙。
安奇生心中一动,凝神于树枝之上,‘啪’的一声将那蝉打落树下。
呼~
一只完满如象牙般的手掌伸出,将那落蝉接住。
“一只初生的灵韵金蝉,你倒是会生,与我家达摩生在同一日,这,也算是缘法吧。”
那是一个极为富态的中年人,面圆鼻高,眼小眉长,两耳垂肩,身形不高,却有种安忍不动如大地般的厚重感。
他一手接禅,一手,则抱着一个还在襁褓之中的小小婴孩。
那婴孩刚刚出生,闭着眼,咬着手指,似乎还在睡觉。
他的身后,则是四面屏风遮住的一个美妇人,那美妇人似刚生产,面色还有些苍白,但笑容却很是温柔:
“既然与达摩有缘,也可让它留下,与达摩做个玩伴。”
“也好。”
中年人随手一抖,那金蝉又被抛到了树冠之中:“灵韵金蝉要通过菩提树吸取灵气才能生长,可惜,咱家这菩提树,怕是活不了多久了……”
老树已经很老了,枝叶枯黄,树皮都有着脱离,其上有着不少虫蚁攀爬,噬咬,显然接近拂袖了。
“临西城的灵韵还是不足,这老树本有着蜕变为‘金刚菩提树’的潜力,是我从嘉兰大师处求来的种子…..”
美妇人有些惋惜的味道:“咱们这么多年没子嗣,树死之日正是达摩出生之日,这,是很有些缘法在其中了。”
穿越之鬼魅太子妃不簡單
这一家人似乎很是崇信缘法,只言片语都不离缘法二字,让安奇生心中微动。
不过他此时元神处于低谷,却也没有轻举妄动,只是静静的感知着一众人的气息,揣摩着什么。
“在这临西城,在这南华道,我就是王,我不允许,今日谁也不能死!”
富态中年一手抱着孩童,随手一掌拍落在树干之上。
嗡~
似有一口极为厚重的铜钟被敲响,刹那而已,树上已有大片大片的虫,蚁跌落,那金蝉受惊,也险些跌落下来。
“嗯?”
而安奇生眉头一皱,不喜反而暗叫晦气。
这中年人一掌拍下,一股极为精纯祥和的法力伴随着灵机就涌入了树干之中,更向着四面八方蔓延而去。
似要以法力让老树逢春。
但这对安奇生来说,显然不是什么好事,他元神附体于这老树之上,那中年人如此作为,未必能发现自己。
但这灵机,法力,却很有可能沾染他的魂灵。
这,却是大大的不妙了!
“哇~~~”
就在这时,一声响亮的啼哭响彻院落。
中年人身子一抖,不由的放下了手掌,满脸温柔的看向了怀里的婴孩:“达摩不哭,不哭……”
婴孩啼哭最是难哄,但那婴孩却好似听懂了一般,哭声停下。
乌溜溜的小眼好奇的看着外界。
“这小家伙,真是。”
美妇人温柔的笑了笑,才道:“走吧,听说‘小慈’这次回来,她师尊‘孤月禅师’也要来,咱们可不能失了咱乔家的礼数。”
“这倒是。”
中年人点点头,经过孩子这么一个打岔,他也不再理会菩提树,抱着孩子就向着前院走去。
“那孩子…….”
随着两人离去,安奇生心中才微微一动,小心翼翼的推动着树干之中的纹路,将那中年人倒灌而来的灵机。
统统的向着树冠逼去,准确的说,是那正在啃食树干的金蝉逼去。
吓!
似是被暴涨的灵机吓到,那金蝉只咬了一口,就身子僵直,直挺挺的跌下树去。
但片刻之后,就拍打着蝉翼飞回了树干。
贪婪的吞吸那灵机汇聚的树干。
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
安奇生感知的很清晰,随着吞噬的灵机增多,那一只金蝉那薄薄的蝉翼之上有着一缕微不可察的金光闪过。
那似乎是这金蝉的本命神通?
呼~
安奇生的心头念动,如水光芒在灵魂深处流动而出:
【乔达摩(0/∞】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