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9ug8非常不錯小說 末日崛起 線上看-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大師兄讀書-lrxv4

末日崛起
小說推薦末日崛起
除了认识刘危安的来见大师,其他人无不变了脸色,刘危安这一拳,威猛无双,至刚至阳,这样的拳力,让他们感受到了浓浓的威胁。
“你,你——”最为震惊的还是葡萄。他不能接受如此结果,他预想的是把刘危安震飞,吐血而去,现在的情况是反过来了。
“你是不是想说我偷袭,这一拳不算?”刘危安笑眯眯看着他。
“这一拳……不算,重来!”葡萄结结巴巴道,脸色有些红。
“你准备好了告诉我一声。”刘危安丝毫不在意他说话不算话。
“我准备好了,来吧!”葡萄翻身而起,他虽然被震退了,却没有受伤,一个闪烁出现在刘危安的面前,眼中有警惕,更多的是怒意。
“看着!”刘危安出拳,风雷相伴,每一丝都看的清清楚楚,葡萄想要闪避,却发现做不到,简简单单的一拳,笼罩了他所有能够闪避的方位,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举拳相迎。
砰!
劲气如浪,葡萄飞出去了,这一次飞的更远,直接跌出了都市广场外面,还翻滚了两圈才停下。全场一片安静,众人看着刘危安,眼中惧色加浓。
快,不可怕,慢才可怕。
“你这是什么——哇——”葡萄脸色一红,喷出了一口鲜血,痛苦之色才散去,眼中的张狂一下子不见了。
“大审判拳!”刘危安淡淡地道。
“葡萄见过刘总督!”葡萄脸上红一阵青一阵,变化不定,一如他的内心,做着艰难的抉择,最终选择了低头。老老实实走到刘危安面前。
“因为你的选择,你捡回了一条命。”刘危安隔空一拳轰出,击在他头顶三尺的地方。
蓬!
虚无人处被打出了一个人影,黑衣蒙面,身形浮现的刹那炸了开来,化作黑烟消散在空气中。
“刺客!”所有人脑海中浮现了这有一个词。
“既然来了,何必要走?”刘危安的声音落下,第二拳轰出,这次攻击的是铁塔壮汉的右侧。
砰——
无人处再次浮现黑影,同样是刹那炸开,不同的是上一次炸开是化作黑烟,这一次是炸开是血雾,溅射在铁塔壮汉的身上。
之后,再没了动静,众人知道,这一次,刺客是死彻底了。刚才花烟雾离开,实际上已经受伤了,但是这个刺客也胆子大,不仅没走,反而潜伏在铁塔壮汉的身边,显然想着刘危安回去的时候偷袭,只是没料到刘危安比他高明。
葡萄脸色再次变化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落寞,突然之间安静了。
“各位!”刘危安没有理会葡萄了,看着场上的几位高手道:“这些凝血草,我刘某人要了,哪位有意见,上来赐教!”
“好大的口气!”蓝衣剑客第一个出声,“我们几个如果联手,你怕是想活着离开都难。”
“阿弥陀佛!”来见大师念了一声佛号。
“和尚,佛祖救不了众生,你还是省省吧。”乞丐忍不住道。
“阿弥陀佛!”来见大师不开口了。
“事实胜于雄辩!”刘危安对着蓝衣剑客勾了勾手指头。
“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吗?”蓝衣剑客大怒,手指一动,长剑已经出现在手上了,一片刺目的光芒照耀黑夜,温度邹然下降。
轰隆——
雷霆降世,响彻大地,拳头刺破万重剑幕,找到了那隐藏的一剑。画面仿佛静止,停止在剑尖和拳头碰撞的时候,下一秒,长剑发出剑鸣,蓝衣剑客触电暴退。
砰!
刘危安转身,拳头祭出的时候,黑色长枪浮现,仿佛从虚空中出现,快到极致,沉重到极致。
惊天动地的巨响远远地传递出去,大理石瓷砖一瞬间粉碎,半个都市广场一片狼藉,塑料袋、生活垃圾漫空飞舞。
黑色长枪消失不见,再次出现的时候,到了脚下,很难相信,三米多长的枪可以灵活到这种程度。
“有点意思!”刘危安双目一凝,一拳轰入地底。
啵——
沉重的一拳却只发出轻微的声音,犹如气泡破碎,然而,这微弱的声音响在众人的耳中仿佛惊雷,震的嗡嗡作响。
“嗯!”中年枪客闷哼一声,连退三步,最终还是没忍住,嘴角溢出一缕血迹,黒芒一闪,长枪出现在手上。
这个时候,蓝衣剑客恰好重新杀回来,剑光照耀黑夜,似实似虚,看似堂堂正正,实在鬼神莫测。刘危安的双目射出神芒,魔神之眼盯住剑式的每一丝变化。边上,剑二十三也盯着这一幕,眼中跃跃欲试,很难遇上一个如此厉害的剑客。
砰!
蓝衣剑客即将启动杀招的前一刹那,刘危安出手了,拳头骤然加速,穿过剑光,击中了最强的一点,沛然全力汹涌而出。
哇——
蓝衣剑客冲天而起,喷出了一连串鲜血,气息萎靡下来。剑二十三露出失望的表情,暂时是没办法再打一场了,他不喜欢占人便宜。
“老夫也手痒了。”乞丐的最后一个字落下的时候,手掌已经到了刘危安后背上。
“前辈不用客气!”刘危安分明才把蓝衣剑客击退,忽然之间已经面对着乞丐了,拳头和手掌碰撞在一起,奇异的没有发出声音,也没有因为碰撞而分开,而是黏在了一起。
乞丐淡然的表情变了,仅仅过了一秒钟,已经是满脸惊骇了,一抹绝望从脸上浮现的时候,刘危安撤回了拳头。
“老夫甘拜下风!”乞丐脸上的潮红一闪而逝,露出感激之色,如果不是刘危安突然撤回力量,他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前辈客气了。”刘危安道。
“老头,你掌法真的是《降龙十八掌》吗?”太初三娃忍不住道。
“名字重要吗?是不是《降龙十八掌》重要吗?”乞丐似乎在回答太初三娃,又似乎在对自己说。
“老家伙都喜欢云里雾里!”太初三娃哼了一声。
蓝衣剑客这才落回地上,目光在刘危安身上停留了刹那,一声不发,消失在黑夜里。中年枪客也想走,但是犹豫了一下,又停下来了。
“两位?”刘危安看向白骨人和黑雾。
“我不是你的对手!”白骨人化作一道闪电,离开了,十分干脆。
“你不是我的对手!”黑雾的声音缥缈起来,似虚似幻,仿佛从四面八方同时响起。
“试试才知道。”刘危安笑容一收,左手派出,符文闪现,古老的力量弥漫。
“镇!”
宋醫生,請多指教 胡阿三
虚空凝固,黑雾里面浮现了一道模糊的身影,身影表情震惊,刘危安的右拳已经停留在他的眼前,恐怖的力量含而不发。
王爺你被休了 拖鞋皇後
商道香塵 劍道塵心
“我输了!”身影十分艰难说出这句话。
“怎么称呼?”刘危安笑着问。
“陈丹瑕!”身影道。
“以后跟着我混如何?”刘危安问。
虐殺原型之天賜系統
“好!”陈丹瑕回答的很干脆,根本没有思考。
“你会感激你今天的选择的。”刘危安眼中闪过一抹浓烈的杀机,倏然转身,凌空一拳。
“大审判拳!”
“白骨巨人!”
地面上,死亡的进化者的身体炸开,骨肉分离,所有的骨头组成了一只巨大的白骨巨人,拳头如锤子,狠狠捶向刘危安,力量如山。
是友情似愛情 巖少xi
“镇!”
刘危安舌战春雷,古老而神秘的力量扩散,白骨巨人刹那静止不同,拳头停留在刘危安头顶上方,下一秒,庞大的身体炸开,白骨纷飞。
“做错了事情,总要付出代价的!”刘危安的声音传递出去的时候,百米之外的大厦盯上传来波动,白骨人急速远去。
嗡——
七星創世錄 笑竹天
弓弦震动之音在空气中荡漾,一束银色光芒破空消失不见。
“啊——”
灣區之王 磨硯少年
惨叫声从数百米之外响起,声音蕴含无尽的痛苦。
“解尸咒!”刘危安轻轻道。
“啊——”
第二声惨叫响起,这一声惨叫除了痛苦还有恐惧以及浓浓的绝望,凄厉的叫声传递到这里已经很弱了,众人背后无不冒起了寒意。
“我不喜欢不诚实的人。”刘危安收起了白金弓。陈丹瑕、铁塔壮汉、葡萄无不心头一震,刘危安这话看似对白骨人说的,何尝不是对他们说的。特别是葡萄,他有前科。
“刘总督每次现身都能给人惊喜。”娇媚的声音响起,都市广场出现了两个人,一男一女。女的红衣如火,妖艳奔放,男的身材高大,器宇轩昂。在场的人心中禁不住道了一声:好一对金童玉女。
“红婵姑娘每次都来得很及时。”刘危安微微一笑,来着正是魔女红婵,“怎么不见笑笑姑娘?”
我的詭異新郎官 桃花三月夭
“笑笑那小妮子怕见了我大师兄,春心荡漾,有失仪态,不敢出现。”红婵娇笑道,介绍身边的蓝衣青年道:“这是我大师兄,青鹰子。”
“你就是刘危安,果然有几分本事。”青鹰子一双鹰目锋利无比,看人的样子仿佛那刀子在身上扎,可怕无比。
刘危安还没说话,笑笑姑娘出现了,不是一个人来的,身边也伴随着一位男子。
“背后说人,堂堂魔女,何时学会了嚼舌根的大妈?”笑笑姑娘对着刘危安欠身一礼,“笑笑见过刘总督!”
“不敢当!”刘危安点了点头。
“这是黄震师兄!”笑笑介绍身边的男子。
“你就是刘危安?哼,不过如此!”黄震相貌奇伟,眼睛、鼻子、嘴巴都很普通,甚至可以说有点丑,但是五官一组合,却显出独特的魅力,让人一见难忘。不过,此人高傲,眼睛看天,仿佛在场之人,没有一个人值得他正眼相看。
刘危安笑了笑,懒得虚伪了,白金弓出现在手上,平静道:“各位都是为了凝血草来的吧,不要浪费时间了,一起上吧。”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