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spx4超棒的言情小說 唐朝小白領討論-第1302章 葉氏家族推薦-oq8mn

唐朝小白領
小說推薦唐朝小白領
“啪。”
杨妃从御花园出来之后,刚刚回到自己的宫殿,就听到了这么一个清脆的声音,然后就是一个小孩子的哭喊声。
“啊……”
極品相師
虽然之前和李世民说了不少,但是呢,心中也是着急,就赶紧提着裙摆就冲进去了。
结果却看到了自己的大儿子李恪站在那里,本来温软如玉的脸上带着淡淡的恼怒,而自己的对面则是自己的小儿子李愔,但是呢,奇怪的就是这个宫殿里的窗户是打开的,有一股子浓烟开始慢慢地散去,而地上却有一堆的冰块,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来的。
“音儿……”
杨妃快步过去,而李愔看到自己的母亲之后,直接就冲过去,一把就抱住了她,开始狼嚎了。
杨妃一边安抚自己的小儿子,一边看着李恪道,“恪儿,你干什么,为何要打你弟弟?”
李愔的脸蛋上有一个手掌印,不用看就知道是李恪做的。
殘存 段亂
而李恪却没有回答,而是让那些宫女将这里收拾一些,一股子难闻的味道,还有鸟羽被烧焦的味道。
等到这里收拾了差不多了,李恪才让人准备了一点果汁,对于他们来说,这个东西一年四季都可以。
而红扑扑的脸蛋的李愔挤在杨妃的怀里,可爱的脸蛋上长长的睫毛,很好看,带着淡淡的可爱,但是呢,这个小子做的事情,真的是和可爱没有关系。
“母妃,喝一口吧。”
李恪端起果汁递过去,他们用的不是玻璃杯,而且窗户上也不是,现在皇宫里只有三处有这个,一个是李世民的寝宫,一个是长孙皇后的寝宫,还有一个就是李承乾的寝宫,其他的地方没有的原因很简单,李世民没钱。
杨妃一伸手就接过了白瓷做成的杯子,刚要喝,却听到李愔的声音,“母妃,我也要喝。”
奉旨重生 冰川王子
杨妃对于孩子自然是希望他好的,刚要将手里的东西递过去,却被李恪阻止道,“母妃,他已经喝过了,再喝的话,这么冷的天气里,容易拉肚子。”
杨妃一想也是,就自己喝了一口,而伸手的李愔却有点气恼,想要在杨妃的怀里打滚,却看到李恪的眼睛里盯着自己,可能随时都要被打,于是就一转头,就挤进了杨妃的怀里,不看这个坏人。
“恪儿,怎么今日有空过来?”
杨妃知道他平时都很辛苦的,不要以为所谓的皇家的人就很舒服的,也许他们不缺少吃穿,但是呢课业真的很辛苦的,如果不容易处理的话,很多人都可能会疯掉的,这也是为什么有的人说过,皇家的人如果去参加科举的话,可能会有很大的可能性会中,因为上面有祖宗家法压着,你不敢不学习,其次呢,就是有无数的天下的成功的老师来教你,这些老师可不是那些根本就屡试不中的那种,而是成功的那些人,这个起点就极高了,不像是叶檀以前的时候,有个小学的师傅是怎么来的,人家小学毕业之后,没有考上初中,就转身回来教你五年级,这不是扯淡吗?
因为李世民觉得自己是最厉害的,所以孩子的学习就不一样的地方了,所以课业很重,加上李恪的特殊的身份,所以,很多事你做的最好的话,不行,人家担心你打算将江山夺回去,但是呢,如果做的不好也不行,你没办法在这样的地方里立足呢。
“母妃,今日没有什么事情,儿臣就过来看看弟弟了。”
说到这里,他却忽然加重了自己的语气,看着李愔道,“幸好儿臣过来了,否则的话,母妃的这个宫殿恐怕就被烧没有了。”
“什么,怎么会如此?谁的胆子这么大?”
杨妃一听竟然有人敢烧自己的宫殿,这是要弄死自己的节奏啊,这个可是要严查的啊。
“还能有谁,不就是弟弟吗?”
李恪没有想到自己的弟弟出去了一年多之后,竟然如此的厉害了,竟然可以做到这样的程度了。
“什么,音儿,怎么可能?”
杨妃惊呼了一下,然后将李愔从自己的怀里拉出来问道,“音儿,你说。”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母妃,哥哥打我,我的脸还疼呢。”
李愔却是像一个小的虫子一样,死活要钻进泥土里。
“恪儿,你是不是搞错了,我这里根本就没有打火石,怎么可能点燃东西呢,是不是其他的宫女提供的?”
杨妃像是想到了什么,不由得脸色难看地说道,她很久以前就在皇宫里,可是见过有人用这个办法将一个宫殿里的人都给烧死了。
雲鳳歸 琴瑟花
“给我出来。”
李恪却忽然一动手,就将李愔给拉出来了,不过这个臭小子的力气不小,竟然想要拉住杨妃,自己刚被人打了,现在还要让自己出来,岂不是找死吗?
“我不要,我不要挨打。”
李愔说着就用力一拉,却没有李恪的力气大,顿时被拉出来了,衣服都有点褶皱了,而就在李恪打算将他双手都拉住的时候,却没有李愔的手腕却是一抖,就将李恪的手腕给挣脱了,刚要回去的时候,却没有想到李恪却惊呼道,“有点本事,来。”
擒拿手却是突然使出来,而李愔根本就是本能的动手,两人就在杨妃的面前交手了。
这个东西看着很难,但是呢,你一旦学会了之后,就会发现不难。
两人交手了差不多一会,李愔的力气不大,却被李恪一把抓住了手腕,然后一抖,就挽到了背后道,“你是如何学会这个的?”
“疼,疼,母妃,疼。”
李愔的脸色一变,开始想要哭了。
杨妃却着急地喊道,“恪儿,恪儿,放开你弟弟,他不舒服。”
李恪却没有理会这个话,而是手上一用力,让那个李愔更加的不舒服地问道,“说。”
“我,我就是在叶氏学堂里学习的,我又没有做其他的事情,你干嘛这么凶?”
李愔年纪还小,所以根本就不能在樊笼书院,只能在叶氏学堂里才能进学的。
“恪儿,放开你弟弟。”
杨妃说完这句话就看着李愔道,“音儿,你和母妃说说,你在松洲都学会了什么?”
李恪看着自己的弟弟似乎服软了不少,就放开了手,然后李愔一抖手腕,却忽然对着他的胸口来了一拳,虽然力气不大,却是真的打中了李恪的胸口,然后赶紧后退了几步,防护道,“我不是打不过你,只是给你面子。”
李恪也吃惊不已,自己弟弟的成长这么大吗?
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如此呢?
“说,你在松洲到底学习了什么,为什么会如此厉害的擒拿手?”
李恪知道皇族的人需要学习武艺,可是呢,有些东西不是那么简单的,擒拿手一般和分筋错骨是有关系的,而这个东西和刑法有关系,皇宫里只有内侍才会。小孩子是不能的,因为这个是很危险的,很容易伤到自己的,只有年纪大了才会有点可能学习的,但是呢,这个可是很辛苦的。
而杨妃也想到了这个事情,就看到李愔问道,“你说,你老老实实地回答你哥哥的话,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有什么事情啊,我就是在那里读书,然后跟着他们练习一些健身东西,其他的我不知道。”
李愔却是挠头,自己平时被人欺负了,自己的母亲和哥哥都帮忙自己,可是呢,一旦两人对自己有脸色的话,那么,就算了吧。
“读书我知道,健身是什么?”杨妃皱眉地问道,这个是真的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就是他们说的,这么做对孩子的身体发育好处,我可是累了,天不亮就得跑步,晚上的时候也要跑步,我都要累死了,可是他们不让我多吃,说是吃多了对身体不好,我都饿肚子的。”
李愔这个臭小子可真的有意思,他的样子感觉就像是饿着了,而杨妃刚要说话,却发现自己的儿子不仅没有瘦,而且有点壮实了,话到了嘴里又被自己咽下去了。
“一会,母妃给你做好吃的。”杨妃这句话完全就是安慰,她那里会做菜啊。
“那你告诉我,那个火怎么回事?”
李恪不是一个容易糊弄的人,看着李愔似乎有点想要转移话题的意思,就忍不住问道,这个问题是他今日最想知道的一件事。
我家農場是天庭種植基地
“是啊,我的宫内的火折子都是有人专门管理的,你是如何拿到的?说,这件事我就不追究你的责任了,可是你如果不说话的,可就不要怪我下次看到你哥哥打你,我可就不管了。”
杨妃的威胁非常的有道理,因为李愔最怕这个。
“不就是一块冰嘛,刚刚被哥哥看到了,我吓了一跳,就摔碎了。”
李愔不在意地说道,有些东西在松洲学会了,但是呢,其他的时间点是绝对不能用的,否则发现的话,日子很难过的,特别是那些好吃的肉食,一概没有,所以,他就想要在家里好好地用用,但是呢,大唐的长安的建筑,除了宫外的那些街坊之外,也就是李世民的百姓宫还有李承乾的那个地方是水泥和麻石一起堆积的,其他的就不行了,都是木质结构,而且上面为了好看,还弄了不少的油漆,那个东西可都是易燃易爆的啊。
“音儿,你说什么,一块冰,冰如何才能生火,你竟然对母妃撒谎,哼。”
杨妃一直都觉得自己的儿子都是好样的,但是呢,你不能对我撒谎,否则的话,就不合适了。
拜邪 五臣
逆襲農民工
看着杨妃的表情难得的凤眉高涨,李愔竟然有点害怕,对于这个父母,他是害怕的,因为对方是自己的全部的靠山啊。
“母妃,儿臣没有撒谎,就是冰块。”
李愔第一次发现自己的母妃都不相信自己了,不由得着急地喊道。
“哼,你在松洲就学会了撒谎吗?在外面说谎欺骗那些人就算了,我和你哥哥是你最亲近的人,你竟然还对我撒谎,哼,我不管你了。”
最后一句话可能是几千年父母对幼年的孩子最大的一种威胁,很可怕的,很多孩子根本就扛不住的。
“母妃,母妃,儿臣没说谎啊,没说谎啊,都是先生教的。”
李愔也是孩子,自然是不能扛得住了,忍不住喊道。
“哼,就会胡说,先杀会教你读书,怎么会教你这个,肯定是你贪玩,然后还将事情推给了先生了,你这样子,什么时候能够让我省心呢?”
杨妃说着说着竟然想要哭了,在这里虽然锦衣玉食,但是呢,其实每一步都是如履薄冰,日子过的很累的,有的时候,你会发现皇宫里的人都有病,喜欢争斗,不折腾是不罢休的。但是呢,你仔细想想,这个地方能不争斗吗?
首先,很闲啊,没事可做,你在外面的时候,有家庭需要养,你说会如何,而现在呢,在这里,你不过是皇帝存放在房间里的女人,什么时候需要,什么时候过来,如果忘记了,就算了吧。
其次,他们每个人进来都应该不是自愿的,要么是按着规矩进来的,要么就是身后有一个巨大的家族,为了家族获取利益,你说,这样的人如果脑子不够用的话,行吗?
第三,在这里,你不伤害别人,别人就伤害你,因为皇帝只有一个啊,可是妃子却有好几百人,你说容易翻脸不?
第四,不这么做,还有其他的事情做吗?
所以说,有的时候,皇家的很多事都是自己找的,怪不得其他的人。
而杨妃因为双重的身份,日子过的很不舒服,可惜,虽然不舒服,却是一种坚持哦。
现在李恪慢慢地有出息了,而且这个孩子从小就不怎么让自己操心,和李世民相比,比他还要强,因为李世民小的时候是捣蛋鬼,后来当兵了之后,也是个鲁莽的人,再后来天下大乱了之后,他就开始打天下,和李建成的争斗也开始了,最后当了皇帝之后,才开始真正意义上的读书和收敛心性,但是呢,李恪从懂事开始就是个非常不错的人,君子如玉,他做的就不错,虽然女人多了一点,但是呢,和李世民没办法比较,所以这样的人是让人舒服的,也是可怕的。
而李愔呢,就是个倒霉鬼啊,经常被骂人。
而现在却又撒谎了,合适吗?
“哼,你们都是坏人,不相信我,我,我,我回松洲再也不来了。”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