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2lq4超棒的小說 超級生物兵工廠-第662章 祕籍熱推-3c8uu

超級生物兵工廠
小說推薦超級生物兵工廠
如霜也同样是颇为期待,只不过林寒却摇头道:
“我再过一段时间就要出去云游了,这官职并不适合我,当初考取武状元,也不过只是为了证明一下自己而已!”
“林大人果然是高风亮节!现在苏灿刚刚成为我们丐帮的帮主,还需要一点时间来整合丐帮,林大人放心,等到赵无极去刺杀皇帝的时候,我们丐帮一定会去帮忙!”
旁边的莫长老见此也开口说道。
林寒闻言点了点头,赵无极的天理教可不是普通的逆贼,而是训练有素的军队,林寒所统领的御林军虽然号称是最强的,但是其实真正的情况根本就不是如此。
整个御林军的战力,在林寒看来,甚至连边疆的部队都不如。
也正是因此,这几个月来,林寒一边低调行事,一边却又抓紧训练御林军,所为的,自然就是应付最后赵无极造反的事情了。
这边几人又是说了一会,林寒就匆匆的离开。
而苏灿,则是目送着林寒远去,许久之后,才回头低声道:“我感觉他并没有用尽全力,看来还是我太弱了啊!”
旁边的莫长老重重点头,随后开口说道:“帮主,先前我们回来之前,是发现了赵无极天理教在秘密举事,而当时如果不是林寒出手,恐怕我和如霜就要落到赵无极的手里了。”
“是啊,还有那个婴儿,如果不是林寒,恐怕就要被天理教彻底的碾死了!”
这时,一旁的如霜也是忍不住的开口。
听到两人的这番话,苏灿也面色凝重道:“天理教竟然如此作恶多端?还真是天理难容啊!”
说到这里,他还重新看了眼旁边的如霜开口说道:“如霜,你放心,你爹的仇,我一定会帮你报的!”
如霜点了点头,只不过不知为何,心中想的却是林寒,一时间,如霜也只是沉默不语,目光闪烁。
看到如霜的这一副样子,苏灿又怎么会不知道对方的心思。
低声叹了一声,苏灿才再次开口道;“你们放心,下一次和林寒打,我一定会打赢他的!”
“帮主,只要你学会降龙十八掌,吃下大还丹,到时候就会功力大增,单凭今天林寒所展现的功夫来看,到时候恐怕他是无法取胜的!”
旁边的莫长老听到苏灿的话,开口提醒着。
苏灿闻言亦是重重的点了点头,从怀中取出大还丹,想也不想,就一口吞下。
六道伏魔 幽州白菜
这也把旁边的莫长老吓了一跳,忍不住的开口道:“帮主,这大还丹要一点一点吃……”
但是,莫长老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就突然感觉到苏灿身上的气势开始猛然上涨,这一幕瞬间让他剩下来的话都说不出口了。
而此时的苏灿,非但没有盘膝打坐去炼化,反而是“噗通”一声,就倒在了地上,没多久,鼾声就再一次的响了起来。
过了整整快要一天的时间,待到苏灿醒来的时候,整个人的气势已经完全不同了。
紧跟着,苏灿便在莫长老等人的催促下,开始学习起了降龙十八掌。
而在学习降龙十八掌的日子里,除此之外,现在苏灿已经成为了帮主,一声号令之下,丐帮的无数帮众就迅速汇聚,寻找起了赵无极的踪迹,准备报老帮主的仇。
只不过,当丐帮众多弟子正在准备的时候,苏灿却是再一次的找到了莫长老。
“莫大叔,你给我的降龙十八掌,为什么只有十七掌?”
苏灿取出秘籍,迅速的翻阅一遍,果然是只有十七种掌法。
莫大叔则是同样的开口疑惑道:“这个问题,其实我也非常的疑惑,可是当初老帮主走的急,根本就没有交代下来,那个时候如霜还小,也不知情……”
“没差了,十七掌就十七掌吧!”
苏灿看到莫长老也不知道,也就不再纠结,转而是胡乱的把秘籍塞在怀里,就准备再次睡觉。
只不过旁边的莫长老此时却急忙开口道:“帮主,赵无极一身邪功,先天无极功更是极为强悍,就连林寒也不敢轻视,想要破他的先天无极功,恐怕必须学会全部的十八掌才行啊!”
苏灿点了点头,却也不在多说什么。
只不过在他的心里,却不知为何想起林寒来,自从遇到林寒之后,他的人生就跌宕起伏,而自始至终,林寒对待他苏灿,似乎始终都没有太多的变化。
不管他是昔日的公子哥还是乞丐,亦或者是现在的丐帮帮主,林寒似乎都是淡然应对。
沉思了片刻,苏灿才忽然开口道:“林寒派人带来了消息,说明天赵无极要去刺杀皇上,我想到时候林寒必然也会在,我倒是觉得,这个神秘的林寒肯定会知道降龙十八掌最后一掌的秘密!”
说到这里,苏灿又是看向莫长老,开口.交代道:“莫长老,我现在就出发,去找林寒问一问,你们在这里等到咱们兵马聚齐,就去找赵无极报仇!”
“帮主‥”
莫长老刚想要阻止,却看到c苏灿已经纵身而起,很快消失在ひ夜色之中Q″苏灿离开了丐帮,莫长老等人也只能召集兵马,准备去支援。
而另一边,林寒在回到御林军统领处的时候,也接到了咸丰皇帝那边传来的命令。
说起来,现在林寒上任几个月以来,咸丰皇帝可是一直都没有召见他,可见上一次的状元之争,已经让咸丰皇帝彻底的寒心了。
对此,林寒倒是乐的自在。
这一次接到谕令,林寒也让副将开始安排,自己则是悠然的等待着出发的时间。
没多久,僧格林庆就赶到了军营,看到林寒还在悠然的饮茶,就忍不住的没好气的开口问道:“林寒,皇上马上就要出去了,你怎么还在这里?”
林寒则是微微一笑,随后开口说道:“当然是在等王爷了!”
僧格林庆一怔,下意识的感受到林寒话语的几分轻佻,忍不住的皱起了眉头。
自始至终,林寒的态度都让他又点不爽。
不光是现在出任御林军统领之后,早在林寒刚刚考取武状元的时候,那一份淡然和漠视,也让僧格林庆感到几分的无法信任。
不过当时他的侄儿博达尔多死在比武场之中,赵无极又出手阴了他,而苏察哈尔灿则是被直接处罚,以至于僧格林庆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林寒身上。
而林寒上任之后,虽然没有表达多少对他的忠心,但是其做事的能力还是极强的,短短时间里,就把御林军打点的井井有条,咸丰皇帝虽然没有召见,但是却也多次提起过御林军的精气神似乎更好了。
就算是上一次林寒帮助了苏灿,被赵无极在咸丰皇帝面前告状,林寒也坦然面对,非但没有被处罚,反而是因此让咸丰皇帝更加的赏识其知恩图报了。
只不过现在林寒看到他干脆连礼都不行了,这也让僧格林庆感到几分的无奈。
看了眼林寒,僧格林庆上前开口低声道;“这一次皇上出去狩猎的事情至关重要,你有什么事情,不能等过后在说?”
林寒低笑一声,看着僧格林庆,低声吐出两个字:“谋反!”
“什么!”
僧格林庆大惊失色,忍不住的看向林寒急忙开口问道;“谁要谋反?在哪里?”
林寒却并没有回答,只是朝着自己房间外面等候的师爷开口道:“师爷,去把我们收集到的资料都拿来!”
外面的师爷应了一声,没多久,就带来了不少的卷宗。
看到林寒如此的神秘,僧格林庆也不敢轻视,拿起几分情报,就看了起来。
只不过越是看,就越是冷汗直冒,到了最后,更是连手都开始抖了起来。
“这究竟是谁,竟然有这么大的本事?”
僧格林庆抹了一把汗水,颤.抖着看向林寒。
林寒则是看着僧格林庆开口笑道:“王爷你觉得是谁呢?你仔细看看上面的事迹,有没有觉得眼熟?”
僧格林庆一怔,半晌之后,才口中发苦,恨恨的吐出几个字:“赵无极!”
林寒点头,随后继续开口道:“天理教教主,就是赵无极,他们密谋造反,这一次皇上外出狩猎,就是他们的机会!”
“不行,我要马上去禀告皇上,必须取消这一次的狩猎!”
僧格林庆闻言转身就要走。
只不过林寒此时却眼疾手快的一把拉住他,然后开口笑道;“王爷,你能够防的住这一次,难道还能防住下一次?”
僧格林庆一怔,接着林寒再次开口道;“赵无极想来,那就让他来,这是天理教的机会,又何尝不是咱们的机会?这次的事情如果表现好了,到时候皇上他对我们的信任自然……”
僧格林庆默然,深深的看了眼林寒,他才再次开口道:“你有几分把握?”
林寒摇头,却并没有说话。
不过僧格林庆却知道,林寒必然是早就做好了所有的准备,咬了咬牙,僧格林庆才开口道:“好!本王替你隐瞒此事,到时候等到诛灭赵无极,我会向皇上给你请功的!你放心,荣华富贵,少不了你的!”
林寒低笑了一声,却并没有说什么。
只要杀了赵无极,在打败学会降龙十八掌的苏灿,他也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什么荣华富贵,对他来说,不过是过眼云烟而已。
看了眼僧格林庆,林寒也开始低声的交代了起来,而僧格林庆,也丝毫没有察觉到林寒的异样,反而是连连点头。
没过多久,御林军就开始轰然出动,而僧格林庆,也带着林寒到了咸丰皇帝的身边。
只不过对于林寒,咸丰皇帝依旧是没有什么好感,而僧格林庆也按照林寒的交代,始终保密。
就这样,御林军环卫着咸丰皇帝,到了城外的狩猎场。
布置好防御,僧格林庆就在外围焦急的等待着,没多久,果然是看到赵无极带着一个女人缓缓前来。
僧格林庆面色微微抽搐了一下,随后才深深的看了眼赵无极,随后才开口问道:“赵无极,你带这个女人来这里是什么意思?难道不知道军营里不能带女人吗?”
看到僧格林庆,赵无极也拱手道:“王爷,在下寻到一个绝色美女,想要献给皇上!”
说到这里,赵无极还低声开口道:“属下只是想要见见皇上,沐浴皇恩!”
·僧格林庆眼中闪过几分的寒意,接着是看了眼那个绝色美女,开口吩咐道1“来人,带这个女人入营【”
交代之后,僧格林庆也在心中忍不住的叹了一口气。
先前林寒说的时候他还有着几分疑惑,此刻看到这些事情都被林寒说中,僧格林庆也不得不相信林寒的判断。
赵无极,真的要造反了。
而此时,似乎是察觉到了僧格林庆的异常,赵无极也不禁开口问道:“王爷,许久未见,您的气色更好了一点啊!”
僧格林庆闻言则是冷哼了一声,随后便开口说道:“你还是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如果皇上愿意召见你,我会派人去找你的!”
赵无极低笑了一声,却也不在多说,又是寒暄了几句,就转身离开,只不过赵无极却并没有回到自己的职位,反而是在躲开僧格林庆的视线之后,转而向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此时他整个人的脸上,也同样是露出了几分冷笑。
现在的赵无极可谓是深得咸丰皇帝的信任,这一次,赵无极原本选中的婉玲虽然被如霜杀了,但是赵无极的天理教之中,又怎么会只有婉玲一个美女?
也正是因此,先前如霜的手段,根本就没有影响到赵无极的阴谋,毕竟赵无极挑选的美女,完全是按照咸丰皇帝最喜欢的那种类型来挑选的,只要送进去,就必然能够得到皇帝的召见。
不是替身
而到了那个时候,他赵无极天理教的兵马就能够直接攻来,一举拿下御林军,而赵无极到时候也能够伺机抓住咸丰皇帝,逼迫对方让位给自己。
一想到这些,赵无极脸上的笑容就越来越浓郁。
而此时此刻,另一边的僧格林庆也同样是在笑,只不过僧格林庆的笑容之中,却多了几分的释然和狠戾……
赵无极可是他一手推荐上来的,只不过谁也没有想到,后面赵无极竟然直接脱离他,成为了咸丰皇帝面前炙手可热的红人。
此刻的僧格林庆骑在马上,正低声的自言自语道:“赵无极啊赵无极,我本以为你只是想要升官发财,想把我挤下去,没想到你竟然如此的狼子野心,还想要刺杀皇帝……”
说到这里,他有是低笑了两声,随后才看向旁边的几人,开口吩咐道:“来人,去把这边的事情禀告给林统领,告诉他,鱼儿已经上钩了!”
旁边的几人都是微微一愣,僧格林庆可是林寒的顶头上司,可是现在,似乎僧格林庆还要受到林寒的指挥。
这样的事情,自然是让这些属下都感到有些疑惑,不过也同样对林寒生出了几分的畏惧。
接着,没多久消息就传到了林寒的耳中。
此刻的林寒,正脱下身上的统领衣服,转而交给旁边的师爷。
“大人,你这铠甲也太沉了,我怕我撑不起来!”
师爷哭丧着脸看着手中的铠甲,开口哀嚎道。
林寒听见此话却摇头笑了笑道:1.0“这也是没办法,除了你,别人哪里知道我平时怎么下发谕令的?”
师爷闻言又是连连叫苦,只不过却也不在多说什么。
而林寒则是重新换上一副御林军普通士兵的衣服,穿好之后,就大步的朝着外面走去。
到了大帐外,副将恭谨的看着面前的林寒,低声问道:“大人,一切都安排妥当了!”
林寒点了点头,看了眼旁边几个最近培训起来的亲信,这才开口笑道:“走吧,此事之后,你们可都是功臣了!”
几个亲信士兵听到林寒的话后也都是满脸兴奋,列着队伍跟在林寒的身后,就直直的朝着咸丰皇帝所在的营帐走了过去。
到了营帐外,林寒几人就替换下了原本守卫的士兵。
这一幕,也让咸丰皇帝有些好奇,不过这种事情,他也没有多想,只是当作普通的交接。
而也恰好是在这个时候,赵无极送上来的美女已经到了营帐外。
就看见有士兵上前几步,开口禀奏道:“皇上,赵大人求见,还献上了美女!”
看到不远处那美女的姿色如此出众,咸丰皇帝顿时就是满脸喜意,忍不住的开口道:“这个赵无极,还真是……我现在去沐浴更衣,回头让他来见我!”
那士兵喏了一声,就急忙去传令,而在皇帝营帐门口的林寒,则是轻笑了一声,只不过一双眼睛,却落在了那女人的身上。
此刻那女人正面无表情,在咸丰皇帝的帐下盈盈跪拜。
“很好,很好!快让她进来!”
咸丰皇帝爽朗的笑声传来。
而那绝色美女,也似乎是羞涩无比的低下头,缓缓前行。
只不过才刚刚到了大帐门口,却忽然有一道寒气瞬间而至,瞬息之中,就已经封住了这女人的各大穴位,更是让其连动也不能动。
一时间,那女人也变得满脸惊恐。
而营帐中的咸丰皇帝,也同样是开口大喝道:“你在做什么?来人,给我拿下他!”
夢幻追蹤
看到自己心仪的女人被人点住,咸丰皇帝可谓是震怒无比。
然而更让他恐惧的是,此刻他的命令之下,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一个士兵响应。
也是在此刻,林寒上前几步,伸手把那绝色美女拉进营帐之中,随后才放下营帐的门帘,开口笑道:“皇上不用着急,这是此刻,属下只是在保护您!”
“你……你是谁!”
看到林寒如此淡然,咸丰皇帝就更加的不淡定了。
林寒则是微微一笑,随后才开口笑道:“属下林寒!”
“是你!你为何穿成这样,你想要做什么?你想谋反吗?”
咸丰皇帝忍不住的大吼。
林寒却并不多说,只是伸手拉开那绝色美女藏在袖子中的手,顿时露出其中闪着寒光的匕首和钢针。
不用想,也能知道,林寒所说的,全都是真的。
而咸丰皇帝,此刻则是面色大变,刚刚想要喊人救驾,却听到林寒再次开口:“皇上稍安勿躁,不要呼喊,否则的话,你可就抓不到真正的逆贼了!”
“真……真正的逆贼?”
東方不敗在清 緣來的
咸丰皇帝闻言一怔。
林寒开口轻笑了一声道:“没错,天理教,赵无极!”
简单的一句话,瞬间让咸丰皇帝愣在了原地。
此刻的咸丰皇帝,呆愣的看了眼手中拿着钢针匕首的绝色美女,又是看了眼旁边满脸淡然的林寒,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相信林寒,还是该去相信赵无极。
看到咸丰皇帝如此,林寒也开口提醒道;“皇上,若是我现在想要刺杀你,你觉得你能够有机会吗?”
咸丰皇帝面色一变,随后却口中发苦的点了点头。
这段时间以来,因为上一次苏灿作弊的事情,他一直都没有召见林寒,所以对于林寒也并不了解。
此刻听到林寒的话,咸丰皇帝瞬间才意识到,自己面前的,可是实打实的武状元。
在加上此刻林寒满脸的淡然之色,完全没有其他臣子的恭敬,这也让咸丰皇帝感到几分的恐惧。
而林寒见状则是笑着继续说道:“皇上如果不信,只需要等一会,赵无极自然会现出原形来。”
“对!对!只要赵无极过来,到时候就真相大白了!”
咸丰皇帝连忙点头,不过在心中,已经对林寒的话语信了几分。
而这边两人才刚刚说完,外面就响起了士兵的通报声:“启禀皇上,赵大人求见!”
“让他进来吧!”
咸丰皇帝微微有些紧张,不过依旧是开口高声道。
而林寒,则是默不作声的把先前被他点住的绝色美女扔到营寨内的大*******,随后才身形一闪,藏进了咸丰皇帝旁边的一处屏风后面。
另一边,赵无极大步走来,看到咸丰皇帝的营帐放下了门帘,脸上的笑意就更加的浓郁,走进营帐,赵无极就一眼看到了咸丰皇帝*******的绝色美女,整个人也忍不住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看到赵无极这一副样子,咸丰皇帝心中就是一个咯噔,知道林寒说对了,不过心中却有些疑惑,忍不住的开口问道:“赵无极,你笑什么?”
“狗皇帝,你已经中了我藏在她体内的毒,乖乖跪下求饶,我还可以饶你不死!”
赵030无极面容冷峻,眼神之中,也充满了藐视。
看到赵无极完全没有平日里的恭敬,反而是这么的狂妄,咸丰皇帝就忍不住的恼怒道:“果然如此……你果然是个反贼!”
口中说着,他还极速起身,向后退去。
而门口的赵无极,则是目光一怔,瞬间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咸丰皇帝说果然,恐怕是已经知道了他的事情,只不过他思来想去,却完全想不通咸丰皇帝为何会知道这些?
面色一愣,赵无极体内的气势就瞬间爆发开来,他现在距离咸丰皇帝也不过只有几步远,就算是对方知道,也绝对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了。
然而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旁边忽然悠然的踏出一个人影,让赵无极的瞳孔猛缩。
此刻的林寒,身上的气势也同样在逐渐的攀升,非但如此,还隐约之中,有盖过赵无极的势头。
感受着林寒身周环绕的那一股寒气,赵无极瞬间就明白了过来。
“原来是你!那个带着寒冰面具的人,竟然是你?”
感受着这股气势,赵无极瞬间面色铁青的将目光死死的盯向了林寒。
林寒则看着面前的赵无极开口轻笑了一声,低声说道:“没错,就是我!赵大人未免有些过于眼拙了!”
赵无极眼中闪过几分阴狠,随后却又忽然开口笑道:“林寒,我天理教大军已经到了,狗皇帝这一次绝对逃不掉,杀了他,你我平分天下,你看如何?”
“天下么?”
林寒微微一笑,他可是曾经在鹿鼎记位面里当了几十年的皇帝,对于这玩意,还真是不稀罕。
此刻听到赵无极的话,林寒不禁摇头笑道:“让你得了天下后,天天拿婴儿的鲜血来练你的邪功吗?”
简单的一句话,就表明了林寒的态度。
而赵无极也同样是面色一变,随后也嘿嘿直笑道:“好!好!有胆量,那就来看一看,你我谁才能笑到最后吧!”
上一秒,赵无极还是满脸的笑意,而下一秒,他就换成了满脸的狰狞,整个人更是猛然扯出道道残影,夹杂着骇人的气势,直冲林寒。
而林寒则是毫不畏惧,低喝一声,一道宛若实质的金钟就浮现在身周,与此同时,林寒双手抱圆,道道寒气瞬间汇聚,正是天霜拳之中凝聚寒气最快的“霜寒抱月”。
“受死吧!”
赵无极怒喝,先天无极功同样猛然爆发,拳头未到,就已经撕裂的空气嗡嗡作响。
林寒则是面沉如水,丝毫不惧,手中铁拳也同样夹杂着冰寒刺骨的寒气猛然迎上。
轰!
一声爆响!
狂暴的力量,猛然从两人交手的部位迸裂开来,形成一道肉眼可见的冲击波,只是眨眼,就把咸丰皇帝这巨大的营帐撕的粉碎。
这冲击波,也同样是让咸丰皇帝狼狈无比的,连滚带爬的跑出两人交手的范围,周围自然有不少的兵丁急忙上前护住。
而在场中,林寒岿然不动,赵无极也同样是岿然不动。
仿佛在这一瞬间里,两人都被凝固在这里一般。
只不过在两人的拳头上,却有着一道道的气劲在不断的冲击。
论起内力的浑厚,已经达到伪宗师的赵无极还是敌不过林寒体内的百年内力的,而且林寒的真气还更加纯粹。卜如此一,赵无极也知道这样比拼内力毫无意义7当即便是一个闪身,就后退了半步。
只不过他却没有想到,这一退,竟然就直接给了林寒疯狂进攻的机会。
快穿系統:男神養成手冊 杜長瑾
就看见,在赵无极后退的时候,林寒脚步一踏猛然*前。
依旧是一拳,依然是实实在在的寒气逼人,只不过这一拳之下,林寒身周的寒气却猛然开始凝结成为寒雾。
“霜结中霄!”
一声轻喝,那一道道朦胧雾气,就犹如实质般迅速弥漫,将赵无极整个人都笼罩其中。
“雕虫小技,你以为我还会怕你的这些吗?”
赵无极口中怒喝着,神情依旧是丝毫不惧,继续出拳迎上。
砰!
一声爆响,双方的拳头再一次结结实实的撞到了一起。
而这一次,林寒压根就没有给赵无极再次变招的机会,就已经重新凝聚出新的招式。
“霜雪纷飞!”
呼啦!
一声轻鸣声,漫天的白雾,在这瞬间忽然化作皑皑白雪,猛然凭空而下,更有一股无形气劲,裹挟这白雪不断的朝着赵无极冲去。
赵无极眉头一皱,下意识的感觉到了不对劲,在这白雪纷飞之中,他的动作身形,似乎都已经收到了影响。
只不过此刻面对林寒的天霜拳,他也不敢轻视,只能被动迎战。
而林寒则是丝毫不停,口中轻喝之中,招式已经是不断的变幻。
“霜冷长河!”
“霜痕累累!”
接连的轻喝之中,那漫天的白雪先是化作一道道犹如长河般的寒冰浪潮,随后又化作犹如九幽地狱般冷酷凛冽的极致寒气。
就在赵无极心中已经感到了焦急的时候,林寒的招式再一次的变化,而这一招,赵无极却还算是熟悉的。
“霜雪冰山!”
砰!
一声轻响,一股沉闷无比的压力就忽然下降,在经过先前天霜拳一层层的叠加之后,这一次的霜雪冰山,显然比上一次赵无极所面对的威力要更强。
只不过在看到那宛如冰山般轰然镇压而来的拳头,赵无极却露出了几分残忍的笑容。
“同样的招式,你还敢拿来用第二次?”
冷笑了一声,赵无极的先天无极功猛然运转到极致,整个人的铁拳,也瞬间轰向那凝聚出了气势冰山的攻击。
轰隆!
爆响之中,冰山寸寸消融,而赵无极的拳头,则是丝毫不停,继续朝着林寒冲来。
然而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林寒低笑了一声,随后才再次低喝道:“傲雪!凌霜!”
咔!
一声细微至极的响声之中,赵无极忽然面色微变,他忽然发现,自己的脚下,腿上,甚至于身前四周,突然之间周围所有的寒气和空气中的水汽,在这一瞬间全都涌向了自己,而自己竟然在着一瞬间就被冰封住了。
甚至于在此刻,那寒彻骨髓的冰凌,还在不断的在他身上蔓延。
微微运转了一下先天无极功,赵无极就听到一阵细碎的冰层破裂声。
咔嚓!咔嚓!
稍微扭了扭僵硬的脖子,赵无极看着林寒狞笑道:“你就这么点本事?真是太可惜了,想要打败我的先天无极功,除非你会降龙十八掌!”
“是吗?”
林寒轻笑了一声,不置可否。
此刻赵无极虽然被他冰封了大半的身体,但是林寒也知道,这根本无法控制对方太长的时间。
从这一点来看,先天无极功确实是极为厉害的一种功法。
当然了,对于林寒来说,也仅仅是极为厉害而已,还没有到无法破解的地步。
就如同此刻,能够控制住对方这么一点时间,对于林寒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悠然的后退了两步,林寒忽然伸.出了他那宛如白玉般的手掌。
接着,一股寒气涌现,就看到一柄精致无比的寒冰飞刀,瞬息在林寒手中猛然凝聚而出。
那栩栩如生的刀身上,还有着某种极为繁杂的玄奥图案,刀刃之上,更是泛着择人而噬的光芒。
也是在同一时刻,林寒体内的真气,甚至于自己的精气神,都开始朝着那一柄小小的飞刀汇聚进去。
这突发的一幕,也让赵无极的瞳孔猛然缩小。
“这是什么……”
赵无极有些惊讶的开口,与此同时,他也忽然感受到了几分恐惧。
那是一种发自灵魂的预警,这些年来,赵无极每一次生死之际,这种直觉就会救了他。
然而此时此刻,赵无极大半的身体还在被冰封着,根本就无法迅速逃脱。
心中焦急之下,赵无极甚至不顾损伤经脉,猛然加速运转先天无极功,身937上的冰层也开始寸寸崩裂,眨眼之间,就要突破冰封。
然而也正是在赵无极即将突破的这一瞬间里,林寒出手了。
咻!
一声微不可查的轻鸣声中,林寒手中的飞刀化作一道几乎不可察觉的光芒,瞬息而至。
“你休想……”
赵无极猛然抬手档在飞刀前卖弄,拼尽全力的催动先天无极功,想要把飞刀拍走。
噗!
飞刀一闪而过,赵无极那布满了先天真气的手,瞬间被硬生生的刺出一个窟窿。
噗!
又是一声轻响,就看到飞刀刺穿赵无极的手掌之后,接着便穿过了他的脖子。
“你……咕咕……”
赵无极指着林寒,原本想要怒骂几声,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只剩下脖子中鲜血狂涌的声音。
下一秒,赵无极就彻底的失去了意识,脑袋一垂,就瞬间栽倒在地。
这一飞刀,不光是刺穿了赵无极脖子里的大动脉,让赵无极再也无法发出声音,也同样直接击断了赵无极的颈椎骨,让其瞬间死亡。
这个天理教的教主,苦心潜伏到咸丰皇帝身边的高手,就这样被林寒压着打,一直到死,也没能施展出自己的绝学来。
而与此同时,远处忽然传来一声声的噪杂声音。
只见一道人影,从无数御林军的围攻中施展轻功,一路狂奔而来。
我是我妹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匆忙赶来的苏灿。
林寒看了眼不远处倒地已经死透的赵无极,接着又看了一眼刚刚赶来的苏灿,这才开口笑道:“苏帮主,你来晚了!”
此刻在林寒的身前,赵无极的尸首已经停止了抽搐,显然是已经死的不能在死了。
看到赵无极伏法,苏灿也微微松了一口气,随后便看向了不远处的咸丰皇帝。
此刻的咸丰皇帝,显然是已经吓坏了,不过看到赵无极被林寒杀死,他整个人也算是回过了神来,正面带怒色的下令把先前赵无极送的那个女人抓起来。
看了几眼,苏灿才无奈摇头道:“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强,我本以为和赵无极会有一场恶战,没想到竟然来晚了!”
林寒闻言则是开口笑道:“那又何妨,你可别忘了,你我还约定了要在比一场呢!”
苏灿会心一笑,随后哀声叹气道:“莫非你就这么有把握?我现在吃了大还丹,还学会了降龙十八掌,你觉得你还能是我的对手吗?”
林寒摇头一笑,看着苏灿开口说道:“苏帮主要不要现在就来试一试?”
苏灿一怔,看到林寒如此自信,却苦笑了一声道:“你刚刚大战一场,我现在和你比试,难免有些趁人之危,这样吧,十天之后,你我在来比斗!”
林寒闻言也点头答应了,他倒是不惧苏灿,不过现在刚刚完成了击杀赵无极的任务,系统也下发了奖励,林寒也需要一点时间去查探一下。
又是看了眼苏灿,林寒心中却忽然响起一件事情来,系统任务要求他击败学会降龙十八掌的苏灿,不过原本的剧情之中,苏灿在和赵无极的决斗之中,才彻底的顿悟降龙十八掌的最后奥妙,现在赵无极被自己打死,恐怕苏灿断然是不会知道的。
想到这些,林寒突然开口笑着说道:“我听说丐帮的降龙十八掌威力莫测,不知道可否能够一观?”
苏灿微微一愣,随后才有些迟疑的看着林寒。
只不过林寒却继续开口说道:“苏帮主不用多想,我听说丐帮的降龙十八其实只有十七掌,所以才有些好奇!”
苏灿一怔,这件事情他当然是清楚无比了。
犹豫了一下,苏灿还是取出降龙十八掌的秘籍,远远的朝着林寒扔去。
只不过那秘籍才刚刚飘到一半,林寒却忽然一挥手,就将秘籍重新打了回来,却是突然摇了摇头道:“罢了,我还是不看了!”
林寒这有些奇怪的举动,也让苏灿瞬间感到有些无语,正当他准备询问一番的时候,眼角却忽然撇了那空中的降龙十八掌秘籍。
蝶與諜 我是曹寧
这一本秘籍,此刻在空中不断的翻滚,狂风吹拂之间,整本书的画面就不断的翻转起来。
那十七种掌法,在此刻猛然之间连为一体,也同样是让苏灿的脑子中轰的一声,就明白了过来。
“我知道了!没想到这就是降龙十八掌的第十八掌!”
苏灿惊呼一声,随后连忙伸手接住了掉落下来的秘籍。
而当秘籍落到手中后,苏灿在看向林寒的时候,眼神中在次多了几分的凝重。
他不知道刚才林寒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但是现在的苏灿,可以说是已经彻底的学会了降龙十八掌。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