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itw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餮仙傳人在都市 ptt-第1696章展示-75drx

餮仙傳人在都市
小說推薦餮仙傳人在都市
来天空之上又发生了新的变化。
自从古争回来,时间再次过去半年之久。
和以前一样,蓝药门还是一片平静,敌人虽然没有出现,但是却能感知道上下外松内紧,各种防御工事更是一片片起来。
女人花
不过相对蓝药门的如临大敌,其他人并没有人紧张,反而就当游玩一般,甚至想着说不定对方看到这边人多势众,就此退去,岂不美哉。
而此时在大岛之上的,一处空旷的房间内。
脸色有些疲倦的副门主幽珠,正坐在一张石椅旁,此时他已经去掉外面的自信,眼神充满了疲倦,哪怕口中含着一枚醒神丸,也不能缓解他的疲惫。
“你已经连续一年没有休息了,不要那么拼命,怎么也要抽出几天休息一下。”在他身后,一个一袭水蓝色宫装的女子,有些心疼的走过来,双手搭在他的太阳穴上,轻轻地揉动起来。
一缕缕蓝色光芒从指尖冒出,渗入幽珠的身体,让他眉宇间的忧愁缓解了许多。
“妍儿,时间实在太紧迫了,对方早就开始试探性探查我们这里,看样子随时都能进攻过来,外围的迷雾阵估摸对方早就破开,只是故意留在那里,你说我能不忙吗?”幽珠闭上双眼,缓缓地说道。
“我知道,父亲大人,还在下面忙着,这么多事情要准备,哪怕到现在也只弄好一半,如果对方在给我们三年的时间,到时候我们真是什么都不要担心。”森妍精致的脸色露出一丝心疼之色,眼眸看向自己的夫君,也是积分柔和之色。
她这些日子,当然知道他到底有多辛苦,自从两年前发现对方的前哨,本来就忙的他,更加忙碌。
现在能够空闲下来的时间,每一天都不超过一个时辰,而这些空闲时间,还要想想哪里有什么差错,整个人没有一刻休息,比父亲还要辛苦。
“每多忙一些,就能多加稳固一些,就能减少一些损失,为了咱们,这点不算什么。”幽珠抬起手放在她皓白地手掌上,温柔地说道。
“这一次过后,我们要一个孩子吧?”森妍身体微微一颤,突然说道。
虽然他们做好万全准备,可是心中却始终一股挥散不去的阴云在头顶,让她心中一直都特别慌。
以前的时候,总是想要她修为在高一点,可是这个时候,突然渴望一个自己的孩子,自己的母亲早逝,也不知道自己当母亲是什么感受。
“好,只要顺利,到时候生上十个八个,只要你不嫌弃。”幽珠从石椅上站起来,眼中仔细看着森妍,认真地说道。
让她的面庞慢慢升起一抹羞红,不敢直视他,口中却小声的笑骂。
軍魂
“你当我是什么,还要那么多,我觉得二个就好了。”
语气虽然羞怒,可是任谁都能听出里面的一丝渴望。
“好。好,我家妍儿说几个就几个,哈哈!”幽珠脸色露出一丝笑意,开心的小道。
可是在眼底深处,却有七分爱怜,二分不舍,还有一丝痛恨。
“讨厌!”
森妍撒娇一声,扑进幽珠的怀里,听着他的心跳,感受他的气息,整个人都要融化了。
而幽珠也反手把她给紧紧抱住,享受着非常难得时光。
可是两个人这么短暂的幸福,突然被打断了。
一声雷暴之声忽然在外空响起,整个房间都开始剧烈地摇晃起来。
“照顾好自己,等着我们一起回去。”幽珠脸色一变,然后郑重地对着森妍说道。
不等对方回话,他的身影就从房间里消失不见。
“小心啊!”
森妍对着空气担心地说道,随后通过窗台看去。
原本晴朗的太空之上,不知道从哪里飘来延绵数百里的黑云,含着环境美。,整个天空一片昏暗。
最外面的白雾已经悄然消散,一群人影从四面八方朝着岛屿这边袭来,就在海面之上也有许多面色狰狞的水族生物,在踏浪而行。
天空和海面已经全方位包围他们。
森妍看到这一幕,整个人也快速退下去,前线的战斗,还不需要她上前,毕竟她的性子实在是不擅长战斗。
“所有人准备迎敌!开启阵法!”
“所有人准备迎敌!开启阵法!”
一声声朝着四周扩散下去,几乎在同一时间,其他岛屿之上,所有的人都开始行动起来,对方看来没有搞偷袭,直接光明正大的找上门。
在成為朽木白哉的日子裏
五颜六色的光芒在各处升起,一股股惊人的气息也同样朝着四周凶猛的扩散出去。
在这股气息冲击下,周围的海面是惊涛骇浪,仿佛风暴一般,再配合上面黑云压阵的情况,让人都知道,暴风雨就要来了。
而每一个岛屿上,仅仅稍微延迟几分,伴随着轰隆隆的震动声,一道道明亮灿烂的光芒从其中升起,一个个大型防护罩升起。
每一个防护罩之中都有一条虚幻的和旁边的小岛链接,还有一道和主岛链接在一起,形成一座北斗七星大阵。
同时一个个粗大的石柱,足足有十几丈之宽,在各个小岛耸立而起,上面早就刻满的符文大亮,整个石柱闪烁着银色的光芒,充盈的能量在周边肆意的闪烁着,那浓郁的灵力波动,让人根本不敢靠近。
主岛之上,除了阵法启动之外,所有人的也纷纷聚集起来,而终日不见得森鹿此时也终于见面,在一干高层和弟子拥簇下,来到最中间早就准备好的位置。
在对方出现,不足十几息的时间,所有的一切全部都准备完毕,纷纷看着才来到岛屿上空的海族一行人。
而在头顶之上,领头的正是海王等人,在背变有二十个多个大罗,几乎上千个的金仙精英,气势冲天,甚至连头顶的黑云都被硬生生抬高许多,不复之前的压抑感。
而在海面之上也是天仙和金仙并立,从明面看去,似乎对方恰好比这边强上一头。
可是蓝药门依靠地理,完全可以说忽视对方这点有事,这让岛上的众人心里有了底。
不过如何,如果不行,也可以自行逃离这里,这是森鹿门主所说,不会怪罪大家,也是让所有人心里稳定一面,所以众人并没有任何担心,有着手中的丹药,说不定趁势打退对方,后面还有更加丰厚的报酬。
而海王身边,除了幻巧和鱼风之外,还多出两个陌生的面孔,不过对方的修为和幻巧一样,身上同样带着盛气凌人的气息,看样子应该是其他种族的族长。
这一次他们可以说是没有丝毫隐藏力量,族中上下能战的全部都拉了过来,可见海王的威望,到底有多强。
“前面的时候,大家按照计划进行,先干扰对方,逼迫对方两座隐藏岛屿,不要贪功,我们有人帮助之后,不能按照前面计划,这样可以完全杜绝逃跑。”海王看着下面仇恨的目光,根本不在意,反而对着旁边说道。
“放心吧,海王大人,如果这次战斗还能失败,我自残示人。”一个新面孔,是一个青发青年,容貌英俊,头上的头发仿佛无数触手一般,听到海王所说伸出细长的舌头,残忍的添一下嘴角说道。
大盜賊
“虽然我很希望你自裁,但是这次我是失望了。”另外一个是一个胖乎乎的貌丽少女,看起来相貌一般,就像普通的路人一样,谁人也不知道她的实力。
但是其他人都知道,她的实力仅仅在海王之下,在他们四人当中公认最强。
“不要废话了,吩咐下去,立马进攻!把计划告诉所有人在回来。”海王不耐烦的一抬手,然后吩咐道。
“是!”
幻巧他们四人同时应和,然后朝着各自的方向冲去,只留下海王一个人坐镇上面。
而后面那些精英海族,依然在后面一动不动,现在还落不到他们进攻。
“轰”
随着一声尖锐的鸣叫,原本在海面停留的海族,顿时动了起来,率先朝着岛屿发起了第一波进攻。
在所有的岛屿外面数百丈的狂狼瞬间升起,仿佛一条条咆哮的水龙般,汹涌朝着岛屿冲击过来,而在后面是那些海族,仅仅跟在后面,靠近岛屿之上。
不过在狂浪升起的同时,周围七座岛屿纷纷一阵,附近的海域也同样剧烈震荡起来,开始急速般围着岛屿急速旋转起来,形成一道道巨大的水流漩涡。
整个外面海域纷纷被漩涡给覆盖满,那些巨浪也承受不住漩涡的吸引,大片的水流被吸入进去,连同后面的海族许多都一同吸入进去。
不过这漩涡声势浩大,威力却不足,除了一些倒霉鬼之外,其他人只是被甩了出来,但是也杜绝了他们想要从水面靠近的意图。
对面是海族,这边当然会防范对方从海底发起攻击,任何想到的事情这边早就已经找出应对之策。
这边第一次攻击不利,不过并没有任何气馁,这早就在预料之中。
海王一抬手,手中一道光芒直冲云霄,漫天的黑雾再次剧烈的翻滚下来,在岛屿上空的黑雾顿时朝着这下面压了下来。
给人一种黑云压城城欲摧,让下面所有人呼吸不由一滞,那中冲击让人感觉天都塌下来一般。
下一刻,在所有岛屿之中,一道道银色光芒突然炸起,那些蓄势待发的银色石柱,此时明亮仿佛一座灯塔,朝着四周照耀一股奇特的波动,把所有人心中受到的压迫,一扫而空。
紧接着,一道道粗大的银珠瞬间从岛屿之上冲天而已,朝着那黑云攒射而去,一个个巨大的窟窿在天空顿时出现。
还没有等光柱发起第二次攻击,那些黑雾就已经溃散开来,久违的白天再次出现在岛屿上空,让人的心情都不自觉好了一些。
“有点意思,布阵,给我轰破对方他们的乌龟壳!”海王看着下面,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朝着后面说道。
他的声音刚落下,在下面海浪当中,更多的海族再次浮现出来,不过这一次他们并没有再次冲上去,因为那漩涡在还无时无刻的运转,甚至海底深处都有这种漩涡,彻底堵住他们这一条路。
“嗡嗡”
空中响起一声声颤音,整个海面反而诡异地平静下去,每个人身上都冒出一层蓝光,每个人更是神色严肃的低语着。
那空中的颤音,是成千上万的低语而发出,一个巨大的无比蓝色法阵在下面缓缓浮现在表面,在海面方圆千里之内,几乎占据海王这边外面所有的海域。
每一个都是法阵一部分,都是其中一个节点,为这个法阵提供自己的法力,随着一个玄奥的图案猛然在海面一闪,一股奇异的波动从上面陡然。
“轰”
桃色契約:惡魔101次強婚
随着一声闷响,整个法阵中,忽然数十道巨大的蓝色光柱腾空而起,朝着上面黑云直冲而上。
那巨大的光柱,并没有把黑云给击散,反而都融入进去,让天空地黑云剧烈翻腾起来,一缕缕蓝色光芒从上面透出。
而在岛屿所有感受着这巨大威势的法阵,只能看着对方一点点成型,哪怕能出去,也不会傻乎乎地送死。
这些实力相对低些的海族,明显就是为了这个法阵做准备。
这边还在猜测蓝药门用什么招呼应对,天空忽然一声惊雷炸起。
无数道蓝色生物从黑云中落下,朝着下面的各处小岛飞去,而作为主岛,更是蓝色生物的重点攻击地方。
那些蓝色生物全部都是看似海水组成,但是很明显是召唤出来的傀儡生物,想要替他们打第一波攻击,各种各样的妖兽,全部都能看到,奇形怪怪的飞鸟,只有一只眼睛的独狼,甚至只有一个老虎的脑袋,形态各异,根本不知道到底有多少种类。
不管什么形态,是大是小,哪怕只是一个兽爪形态,每一个身上都散发着凌厉的气息,凶悍异常,仿佛流星一样,连忙不觉从上面落下,气势惊人之极。
整个天空密密麻麻都被那些生物给占领,让下面的都不由担心,不知道外面的护罩能否挡住。
然而这些傀儡生物仅仅在下落在半空的时候,下面所有岛屿的石柱银光纷纷再次聚集,随着阵阵轰鸣之声,一道道银色光芒毫无阻碍的穿透防护,冲向天空。
劍逆幹坤
每一道银色光芒所过之处,那些傀儡生物,直接凌空爆开,根本没有丝毫悬念,而且在行进过程中,一些银色星辰从银柱中跃出,跳跃到旁边的傀儡生物上。
在落到对方身上的同时,那些生物身体表面立马燃起熊熊银焰,在下落过程中,纷纷烧成灰烬,根本没有一个傀儡落在下面,让底下的人一阵欢呼雀跃,尤其那蓝药门的人,更是激动不已,为自己这边阵法的强大而感到自豪。
蓝色生物不停冒出,下面的银色光柱也同样的一束束冲出,从不同角度抵挡上空的袭击,非常完美挡住了对方。
海王看着下面的众多岛屿,没有一点沮丧之意,这些本身就是消耗对方,而且试探出来对方的强度,也算不错。
不过随着下面注入的法力越来愈多,蓝色生物身体残缺得越少,甚至一些都有武器和防御来抵挡银色光柱。可是却全然没有效果。
隐藏背后控制阵法的两人,是鱼风和那个貌丽少女,看到之后,开始操控法阵继续转变起来。
只见上面的蓝色生物陡然一停,不在下落。海面法阵下面的所有的光柱也是同时一黯,仿佛法阵能量耗尽一般。
不过还没有等其他人丝毫,一道仿佛融合在一起的粗大蓝珠从法阵正中心轰然而起,原本黑色的乌云,此时仿佛被染成一片蔚蓝,连下面的海王等人,都映照着像是镶了一层蓝边。
紧接着一个个磨盘大小的蓝色水球,身上冒出层层蓝焰,在空中一个个浮现朝着下面的岛屿而落下。
蒼穹帝尊 天降橫財
那些银色光柱再次轰击而来,可是这一次并没有再次像之前那样,入无人之境。
那蓝色水球死死顶着银色光柱,直到一消息之后,才和下面一道银色光柱同时散去。
现在每一根光柱仅仅才能毁掉一个水球,相对效率来说太慢了,尽管漫天水球轰然炸碎,可是依然在坚定不移朝着下面落下,很快就要落在下面一层防御上面。
淑女飄飄拳 天衣有風
这个时候,所有的银光陡然一停,似乎放弃了狙击对方,任凭对方自由落下。
可是在距离下面真正的屏障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突然像是撞击上一道无形的墙壁上一样,凌空直接爆炸,水球上面的烈焰朝着四周飞溅出去,在虚空中缓缓燃烧起来。
一道道水球不断的爆炸,随着一层层蓝焰的焚烧,一道近乎透明的光幕隐隐浮现在空中,死死挡住天空地袭击。
随着水球的每一次降落爆炸,从接触点升起一道道密集的水波纹,淡淡的涟漪也开始在光幕上荡漾起来,让附着上面的蓝焰也不断的随之晃动。
那天空一声声爆炸,也让下面的人揪心不已,尤其后面看着一个个凹槽不断出现,然后再弹起恢复原状,生怕上面直接突破外面一层护罩。
“各位,不要着急,在阵法被破开之前,一定要消耗对方的有生力量,只有这样才能为接下来的战斗准备,到时候就轮到我们上去,只要让对方损失一定程度,对方必定会退去。”森鹿对着众人打气说道。
而他的身后,一个个气息非常强大的蓝药门长老,还有蓄势的援兵散人,已经准备完毕,从明面上看,这边和对方实力不分上下,大罗后期的长老同样不少,而森鹿更是为巅峰,根本不虚对方。
这句话,让大家的士气更加振奋起来,更加看着天空。
足足持续了半天的时间,光幕始终在坚持着,没有丝毫要破碎的迹象,那天空的水球突然消失。
“这波攻击要过去了?”
众人心中升起一丝疑惑,可是接下

About the Author